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互联网产业的蚂蚁雄兵风光背后的地推团队

2019/05/15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想一想还得从全民创业说起。在这个人心浮动的时期,几近人人都在喊创业,一大半的人的都是互联。随便打开一档求职节目,多半的求职者也都把目标定

想一想还得从全民创业说起。在这个人心浮动的时期,几近人人都在喊创业,一大半的人的都是互联。随便打开一档求职节目,多半的求职者也都把目标定位在互联行业里,原因无非两个:一个是被互联的造富神话所吸引,另一个就是互联行业天生的媒体属性,比较容易出名。固然也有为情怀的,只是不多。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互联行业的造富和出名所吸引的时候,却很少有人会去提及到,在互联产业里,还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地推。他们身处在互联产业的边缘地带,干着苦累的活,他们撑起了互联产业的半壁江山,但是互联产业的风光却与他们无缘。

这个话题还得从我自己说起

2007年底临近毕业的两个月,艾瑞克跟老师产生了点冲动,于是便再也没去学校,从此开始在社会上到处晃荡,迷茫了整整一年后,无意间接触到了地推这个行业,并成为了千千万万地推从业者中的一员。

那个时候BAT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整个互联行业还是游戏公司和四大门户的天下。

所以那个时候全国各地遍地都是游戏公司的地推,艾瑞克所进的自然也是某游戏公司的地推团队。当别人问起我你在干嘛时,我说我在游戏公司上班,多半人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我追问干嘛时,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那个时候艾瑞克所在的城市合肥有将近三百多家吧,可以说这个城市的每一家吧都留下过艾瑞克的足迹,每一家吧都留下过艾瑞克贴海报的身影。

刚进地推团队的时候,由于对业务不熟,艾瑞克用了笨的方法去工作。当时的工作内容主要有三样:打卡、拉新和贴海报。进吧的件事就是用游戏公司的打卡系统打卡,证明你确实打过这家吧了,然后就是动员新玩家玩该公司的游戏,每家吧少几个拉新,具体多少已经不记得了,然后就是贴海报。

进入这个团队的时候是夏天,顶着烈日去找吧。刚开始地形不熟,有时候为了找一家吧能走个把小时,早上出去晚上回来脚底下总是血泡,一身臭汗连澡都不想洗。每天的标准是十家吧,多跑一家吧,多拉一个新都是有提成的。峰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一口气连跑了4十家吧,两天两夜没睡,把自己玩到差点休克。

史玉柱和携程的地推

史玉柱和携程谁弄地推,这个无从考证,不过史玉柱的地推名望。当年史玉柱玩了一阵子《传奇》后,决心要搞一款自己的游戏,因而《征途》横空出世,并且把当时脑白金的地推团队拉过来搞游戏,夸大的说法是万人地推。

是否是万人不知道,但是《征途》确切是火了,可以说简直就是一台印炒机。一众游戏公司看到了地推巨大的潜力,大力发展地推团队,一时间各种游戏公司的地推蜂涌而入,全国各地众吧的墙面都遭了灾,被各种海报贴的连本来的模样都看不到了。

艾瑞克干过夸大的事,是把一个吧的整面墙都给贴满了,至今想想都弄不清楚当时是怎样想的,明明多贴了也不会多给工资的。众游戏公司的地推为了争抢墙面,还产生过激烈的冲突,乃至打群架的事都时有发生,这种情况在之后的各行业地推中都上演过。不过幸亏艾瑞克干的时间不长,没有碰到过。

携程早的时候也是靠地推来做的,有人说开始的携程根本不能称之为互联公司,由于他们靠地推到处给人发会员卡来运作,经常可以看到机场、高铁、火车站和汽车站里有携程的地推人员在发卡。他们生生是靠发卡把自己初的会员给做出来了。

中国特色的互联边缘产业

地推这个特殊的工种算是中国特色的互联产业了,他以巨量的便宜劳动力迅速打开了一些互联公司的市场,拉拢了早的一批会员,将线下的用户引导到了线上。仔细去想一想会发现,地推早的时候干的就是O2O中那个2的事。在互联还没那么普及的情况下,他们付出自己的劳动力,成为了线上和线下的连接。

这种地推模式伴随着中国互联的发展而兴起,并且一直到现在都在影响着中国互联产业的格局。随着互联细分领域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地推也都出来了,甚至于成为了互联公司的标配。风光背后的互联公司,用直接的传统手法,去扩展自己的市场。事实上国内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互联公司。

互联公司在市场推广的手法上,很多时候跟传统企业是相差无几的,只不过他们多了一个互联渠道而已。无论是游戏、团购、分类信息、O2O、电商以及通信业,都有着地推的身影。以O2O市场比较着名的饿了么为例,他们就在全国各地招募地推扫楼来获取市场份额。我也曾看到过美团的地推顶着烈日一家一家的扫商铺。

为什么那么多公司喜欢弄地推?

互联公司为何喜欢地推,原因很多,但是关键的一点缘由是目标直面客户而且便宜。这比你买多少流量都划算。地推看似干的活都差不多,但是其实也是有细分的。比如游戏公司主要盯在吧上,而外卖盯大学城和饭店,分类信息和团购盯商户等,这里面的分工其实是非常细的。

互联上买来的流量只有一定的百分比是你的目标人群,剩下的都是无效流量。这里举个例子来说吧。艾瑞克原来所在的城市,买一个门户的通栏广告,挂一星期广告,需要花费三万多大洋,但是实际转化率非常低。艾瑞克原来所在的公司就买过,挂了一星期居然一个咨询的用户都没有。而有这三万块钱,我可以雇佣十个地推,一人一天一百,我可以让他们连续扫街一个月,效果反差不是一点半点,而且面对的都是目标用户群。

对初创的互联企业来说,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投放广告的情况下,地推成为了他们拓展市场的选择。有时候笨的方法常常是有效的,因为它够简单够粗暴,是具有破坏性的。

地推市场的衰落

地推这个特殊的工种在经历了一轮暴炸式的增长的,很快也迎来了它的衰落期。还以合肥这个城市的游戏为例,如今所剩的地推团队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地推团队由于撑握了和督察斗智斗勇的本领,开始大量的进行数据造假。

很多人买了电动车,去了吧直接开机打卡(之前都要求借机打卡),然后自己注册帐号挂机。由于吧业也开始了自己的产业升级,开始注重环境格调,贴海报没那么容易了。因而地推人员想出了贴海报拍照,拍完照撕掉的方法。以前我们花一天完成的工作量,现在他们一天两个小时就搞定了。然而其他行业里的地推想造假就没那么容易了,当然肯定有人会想到办法的,这个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

随着人力资源本钱的上升,和互联宣传渠道的成熟,地推市场开始迅速的衰落。这个还得归功于络水军,这又是另一个中国互联的特点了。

随着互联社交渠道的日益丰富,和各种刷贴注册机的盛行,大量的络水军开始形成。艾瑞克接触过一个络水军,成员达数千人之众。线下地推本钱上升以后,大量的互联公司开始把重心放到了推之上,互联牛皮癣就这么出来了。

游戏地推还将继续衰落,但是其他形式的地推并不会消亡,他们还将伴随着互联的发展而存在。并且随着行业发展的成熟,地推也在产生着变化,开始进向了销售员的角色转变,这也是行业成熟的一个表现。

真正的互联公司不多

正如前文所说,国内其实真正意义上的纯互联公司其实不多,除是在一个络平台上开展业务之外,很多时候干的活跟传统企业并没有甚么不同。特别是以商业为驱动而非技术驱动的公司,比如团购、外卖市场、O2O、分类信息等,他们更多的是披上了一件互联的外衣而已。

青春期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
痛经的日常保养
如何调整经间期出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