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170章 萍萍

2020/01/16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170章 萍萍听说,结婚是个分水岭,然而杨绵绵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她还是每天早上去上课,中午在食堂吃饭,下午继续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170章 萍萍

听说,结婚是个分水岭,然而杨绵绵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她还是每天早上去上课,中午在食堂吃饭,下午继续上课,晚上有课就上没课就回家,早的话荆楚还没有下班做饭,她就带着海盗去夜跑。

说到夜跑,不得不说最近的世道实在是太过危险,有一天杨绵绵跑到半路发现海盗不见了,她摘下耳机左看看右看看,走了平时不走的那条小路。

公园里这种小路不少,但因为树木繁盛,一向都是情侣晚上野战的地方,她从来不去。

难道海盗是追着谁家的母狗去了?杨绵绵心里由衷为可可担心了一把。

可现实比她想的还要离奇,海盗它……带了个美女回来,杨绵绵惊呆:“海盗?”

那个美女衣衫不整地,抱着手臂满脸仓皇,杨绵绵扫了她一眼,大概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种小路,也是劫财劫色的“好地方”啊。

“你没事吧?”她问。

那个美女惨白着脸,声音都在颤:“你可不可以陪我走回去?”

“走吧。”杨绵绵也不多废话,不远不近跟着她,把她送回了人多的广场上,看她那样子觉得实在很可怜,“要不然我让我的狗送你回家?”

那个美女感激涕零:“可以吗,谢谢你。”

“不客气。”杨绵绵给海盗使了个眼色,让它送人回家,自己继续跑步,早上是肯定起不来了,晚上能锻炼就锻炼锻炼吧,跑完步回去再做几个仰卧起坐,然后就差不多可以吃饭啦!

她心里美美地盘算着,觉得每一天都是乳齿美好~结婚还是很棒的,也不知道她爹妈是怎么把日子过成那样的。

或者,还是挑男人的眼光问题?应该就是这样。

她把这个结论和荆楚说了,又问:“我听人说,有个大学者把结婚证烧了,因为只有离婚的时候才需要用结婚证。”

荆楚把结婚证收好塞进抽屉里,瞄了她一眼:“孩子上户口不用结婚证啊?”

杨绵绵:“……”她瞪大眼睛,“我又没生过,我怎么知道?”

“缺乏常识。”荆楚笑眯眯地摸她的头,觉得她现在的身高差不多,摸起来很顺手,“晚上吃糖醋排骨?”

杨绵绵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试探着说:“其实炸猪排也好好吃的样子……”

“猪排?”荆楚一边想着一边开冰箱,“我看看有没有啊,没了,吃牛排行不行?”

杨绵绵点头和小鸡啄米似的:“行行。”自从有了男朋友,生活幸福指数直线上升,都把她感动哭了。

但也不是没有不顺心的地方,威尔逊教授写了邮件告诉她,国外的大学不是只看成绩的,而是综合考量,这一条就把杨绵绵弄懵了。

“这还要才艺?!”这简直是晴天一个霹雳。

然而……才艺这种东西,只有家境优渥的学生才有资格培养,那都是烧钱的,杨绵绵的兴趣如果是遛狗,那才艺估计是去哪儿哪儿死人了。

现在培养也来不及了,简直愁死人了。

“学弹琴画画什么的……也不是他们喜欢的类型。”荆楚想了想,给她出了个主意,“你还是去演戏吧。”

为了留学而豁出去了的杨绵绵又厚着脸皮去找了邹奕,邹奕一听就乐了:“行啊,我这里正好缺人帮忙,呵呵,晨星还以为是他们天下了。”

“怎么回事儿?”

“不就是以前我待的那家破公司么,我们最近要筹拍一部络剧,阿邵投资了一部分,其他几个投资人本来打算投钱的,但后来因为晨星的缘故反悔了,我真是哔了狗了,现在资金短缺,付不起之前看好的那个女明星的片酬,真是气死我了。”邹奕攒了一肚子火没处发,也不愿意给薛邵增加压力,他刚刚**出来开工作室,压力比谁都大,所以平时只能憋着不说,现在和杨绵绵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了。

他那张嘴多能说啊,说着说着杨绵绵就把放下该用了蓝牙耳机,然后腾出手来一边默英语单词一边吃曲奇饼干,时不时嗯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

唉,大脑太发达,一心二用根本是信手拈来的事╮╯_╰╭

而邹奕啰嗦了半个小时,就最后问她要不要来演女二,至于女一,当然就由之前的女二顶上了,人家好歹还是有点名气的女星。

“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帮你,不收钱。”杨绵绵纯粹是抱着完成任务的想法去的,赚钱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为自己的履历上增添点儿不一样的色彩。

邹奕也不和她客气,直接说:“过两天我们筹备好了就开机,我就不信这我们拍不出来!”他最后那句话恶狠狠的,活像现在晨星的老板在他面前,他就要把人活剥生吞了似的。

剧本第二天就发到了她的邮箱,杨绵绵一看,居然还是个刑侦推理剧,女主是个警察,男主是个犯罪心理学教授,非常有日剧的风格,她要扮演的是男主的学生,也喜欢他,后来因为男女主角在一起就黑化了变成了变态杀人犯,差点把女主干掉了,但是男主救了女主,把自己干掉了。

看完剧本后,她的心十分复杂,拿了剧本去给荆楚看,荆楚翻了几页,也笑了:“这有几个地方是不符合现实的啊,按照我们的流程这个不能那么走,警察办案也没那么容易……”

杨绵绵:“……你不觉得你的重点不对吗亲?”

“那重点是什么?”荆楚特意往后翻了翻,“没吻戏……嗯?”他仔仔细细把那一段看了两遍,顿时笑喷了,“有你亲女主角的戏?嗯,没亲到吧,不是被打断了么。”

杨绵绵托着囧脸:“但是你不觉得我更像是酷炫狂霸吊炸天的男二嘛,尤其是黑化以后,我觉得没男主什么事,就是我和女主角在相爱相杀啊。”

怀着这样的心情,第二天杨绵绵到了片场,邹奕拎着她去做了造型,一个是正常版本的女大学生,长发飘飘,另一个却是她黑化之后的场景,化了酷炫的烟熏妆。

杨绵绵在那里和他吐槽:“感觉只要角色上了烟熏妆就要开始放大招了,这黑化得也太明显了吧。”

“就你罗里吧嗦的。”这是邹奕工作室第一部剧,他这半个老板十分上心,打算整天泡在剧组监工,脾气暴躁得所有人看了都怕。

导演不是大导演,编剧倒是花钱请了人用心写的,演员都不是上娱乐头条的但也演过不少片子,简而言之,就是冲着低成本高质量去的,因为是现代片,也不用什么特效,只要剧情过关演技到位,还是很有可能赢得口碑的。

“现在观众已经越来越刁钻了,大牌明星只是噱头,故事不好照样被人喷,”邹奕滔滔不绝和她说着工作室的定位,“我们就不用大牌的,我们就靠质量赢口碑,气死他们,现在也不是电视台垄断的年代了,络剧发展有前途啊,我已经谈好了一家,你等着,看我给他们扇脸!”

杨绵绵翻着剧本背台词,她的台词功力不行,得靠后期配音,但就是这样也够挑战人的,而她比别人有的优势是,她可以自己和自己对台词,脑内模拟场景,杨小羊和她对台词,soeasy!

考虑到自己的事故体质,杨绵绵还挺小心的,生怕就出现什么威亚断裂之类的意外,但奇迹般的,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生。

反倒是荆楚那边,出了一件麻烦事。

想必应该还记得在杨绵绵高中毕业后去旅行的那一次,吴志华的案件,追踪他的人是方远,缉毒大队的队长,他今年四十余岁,调到缉毒大队已经十多年,捕获过多名毒贩,不知多少人恨他入骨。

前几日,牺牲了一位埋伏八年的卧底,他们抓获了一个大毒枭,人称,一出来就震惊全国,可要命就要命在,不知道哪家报社的,把抓捕现场的照片给发微博上去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关键是照片上没打马赛克,犯人没打到不是事儿,连方远的脸也没打。

要说在媒体上露脸的事儿也不是不行,好几次市电视台的法制栏目就请过荆楚,因为他职位高还颜正,噢,不,该说形象好,但这通常不包括缉毒大队,因为一旦个人情况被泄露,代价将是难以承受的。

虽然照片没过一个小时就被删了,但方远心里还是不踏实,回家特地告诉妻子女儿最近少出门,可没想到这有心算无心,还是出了事。

方远的女儿方晓萍不见了。她今年上高三,比杨绵绵小两岁,成绩不是很好,没能进一中,但二中也不错,她的成绩一直保持在中上游,老师们的评价是“刻苦努力,很有希望考上一本”。

照片里的方晓萍笑得有些羞涩,她的模样很幸运地没有随了方远这个糙汉子,而是像她母亲,清秀可爱,但是当荆楚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她已经失踪十二个小时了。

失踪时间达到二十四个小时后,存活几率将大大下降。

柳局长也是做父亲的人,明白此时此刻方远的心情,特地叫了荆楚和沈飞,请他们帮忙秘密调查方晓萍失踪一案。

“肯定是他们干的!”方远已经一天一夜没睡,眼睛熬得通红,握着拳头嘎嘎作响,“当时独眼逃了!肯定是他!”他一拳头砸向桌子,顿时皮肤破裂出血,但他却恍然不觉。

他只知道,因为捕获时让毒枭身边最得力的军师逃了,所以才导致现在他的女儿生死未卜。

荆楚和沈飞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因此两个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不约而同地一沉。

作者有话要说:白家的副本没那么快……先把案子写了

...

北京北城医院武春青
徐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长春治疗男科方法
海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泰安治白癜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