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有盗窃癖的北齐宰相祖珽自喻是北齐的范增

2019/10/13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有盗窃癖的北齐宰相祖珽 :自喻是北齐的“范增”才华横溢却品行低下,陷害忠良却不愧为干练能臣,身为贵族高官却偷窃成癖。 太多不相容的东西融

有盗窃癖的北齐宰相祖珽 :自喻是北齐的“范增”

才华横溢却品行低下,陷害忠良却不愧为干练能臣,身为贵族高官却偷窃成癖。 太多不相容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让你很难判断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祖珽就是这样,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祖珽,字孝征,范阳遒人,和伟大的数学家祖冲之同宗,北齐宰相。他出身贵族,天性放纵,却聪明过人,学而有术,在文学、音乐、语言、占卜、医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文学素养高,写一手好文章,文辞华丽,举世闻名,这是他在朝廷混的本钱,几次大难不死靠的都是这个。曾经为芒山寺、定国寺书写碑文,时人称绝。魏兰陵公主出塞,着名文学家也是《魏书》的作者魏收赋诗二首,一群附庸风雅的权贵和诗,唯独他的诗为广为时人传咏。 音乐水平高,搁在今天可以称为音乐大家。身为大臣的祖珽抱琵琶奏乐,另一个大臣和士开跳胡舞,成为齐武成皇帝宴乐上的一道风景。 语言天赋高,精通鲜卑语,这是出入上流社会的资本,因为鲜卑语是北朝皇族显贵们的通用语。 通阴阳占卜,善于相人,通过骨相看到了长广王高湛的潜力,于是倾心相交,储备了不菲的政治资本。 还有一个爱好是给人看病,一不小心成了名医。 就是这么一个样样通样样精的才子,却贪财好色,贪污受贿,风流放纵,道德败坏。 他与一个老寡妇通奸,人前人后的公然肉麻地叫“娘子”。平常所乘老马,常常称作“骝驹”。时人凑成一联:“老马十岁,犹号骝驹;一妻耳顺,尚称娘子。”成为人们的笑谈。 他流连娼门,好为声色之游,为了女人,不惜一掷千金。参军元景献的妻子出身高贵,他能有办法去让她给大家做三陪。 他的名言是“丈夫一生不负身。” 他还有个副业是当小偷,可惜技艺不佳,穿帮的时候多,却赢得偷名远扬,因为偷的都是名人,且几本不成功。史书记载,他曾至参加胶州刺史司马世云家的宴会,看中了人家的铜迭,就顺手牵了两面揣到怀里,大概那时候铜制品很贵重,刺史大人一上火,全然不顾人权,让手下对客人们挨个进行了搜身,果然从祖先生怀里取了出来。 另一次,神武帝高欢宴请僚属,饮酒用的金叵罗丢了,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嘛!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告密,将军窦泰直接下令让所有人(肯定不包括高欢)都把帽子摘下来,所谓图穷匕见,在祖珽的发髻上赫然插着那个东东,弄的高欢啼笑皆非。 有人向太原公高洋出售一本叫《华林遍略》的珍贵书籍,不知道是嫌价钱高还是存心跟卖书的开玩笑,高洋居然召集了秘书祖珽等用了24小时把书抄了下来,然后把书完璧归赵,本来这个段子设计的滴水不漏,谁想祖珽竟然从中盗取了数卷当钱去赌博,卖书人自然不干了,弄得高洋尴尬不已。 还有更龌龊的,大丞相高澄召集陈元康、崔季舒、杨偣等人秘密研究让魏孝静帝禅位的事情,上菜的厨子突然发难,刺死高澄,重伤陈元康。陈元康临终让祖珽捎信给家人取回存放在祖喜那里的东西,祖珽私下里去探听得知是二十七铤金子,于是连哄带骗的收入了自己的腰包,只送给祖喜二铤做封口费。这还不算,他又假借怀念老朋友偷了人家数千卷书籍。事情闹了起来,丞相杨偣也是爱惜人才,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后来,祖珽又利用提拨令史的机会,收受了十几个人的贿赂。事情败露后,留了一条命,发回去做老百姓了。 虽然做了皇帝的高洋从来不把别人的命放在心上,但祖珽是个例外,尽管他屡次做出这些令人不齿的事情挑战高洋的极限,高洋还是放过了他,事实上倘若这些事要放别人身上,早就被大卸八块了(高洋有大锯活人的爱好)。不久,高洋再一次启用祖珽,而且安排的是起草诏书的工作,这个活一般只有皇帝的亲信才有福气做。高洋也爱开玩笑,看见祖珽就亲切的招呼 “贼来了”, 弄得祖珽心里很不舒服。 小人是会记仇的,终,祖珽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报了仇。 文宣帝高洋作为北齐的开国君主,初几年文治武功,打柔然,破突厥,打的北周和陈朝老惦记着要迁都,但几年后开始骄傲了,嗜酒如命,杀人如麻,奸淫宗室,荒唐不堪。 祖珽知道高洋这个样子是不会长久的,于是开始在高洋十几个弟兄中中物色下一任的主子,他选择了长广王高湛,应该说这是个聪明的选择。高湛有点艺术品味,祖珽发明的胡桃油涂画技术很出名,借着研究艺术他就和长广王拉上了关系,然后用阴阳相法忽悠了长广王一阵,把个高湛哄的心花怒放,大喜之下允诺两人共富贵。 文宣帝高洋死后,儿子高殷即位,没多久孝昭帝高演篡位,又过了两年,孝昭帝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所谓皇帝轮流做,高湛成了北齐第四任皇帝,称为武成皇帝。 高湛没忘了这个曾经给过自己极大鼓励的人,毫无悬念,祖珽迎来了宦海生涯的又一次高潮,不久他就做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两件大事,改文宣谥号和传位东宫。 原来,高洋统治时期,对这些弟弟们非打即骂,说杀就杀,高湛心里非常不满,高洋死后谥号为文宣,祖珽就引经据典地按照谥号的含义对高战说:“文宣帝性情粗暴,怎么能称‘文’?又没有开创基业,怎么能称‘祖’?”。祖珽的话说到了高战的心坎里,不久高洋就变成了威宗景烈皇帝,平心而论,对高洋而言,谥号景烈是恰当的。作为开国皇帝,称祖却并无不当。 武城以子高纬为太子,皇后却更加喜欢少子高俨,祖珽看到了太子地位的危机。于是他私下找到了与皇帝有断袖之交的和士开:“您受到君主的宠爱,自古无二,但一旦皇帝去了,您该怎样保全自己呢?” 和士开就问该怎么办。 祖珽说:“我们可以劝说圣上禅位太子,那未来的天子必然感激您,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皇帝能听吗?“ “能,只要你给皇帝说明一个道理,为什么襄、宣、昭帝的儿子都做不成皇帝?只有太子早早即位,定下君臣名分,地位才能稳固。你先私下里跟皇帝说说,等我再正式提出,一定可以成功。” 于是和士开就委婉地向武成帝说了这事。 碰巧天象有变,彗星出,太史报告说是“除旧布新”的征兆。祖珽一看机会难得,于是上书:“陛下虽贵为天子,却非极贵。宜传位东宫,令君臣之分早定,且以上应天道。”有了和士开的铺垫,武城帝就这样采纳了他们的意见。新皇帝即位,祖珽拜秘书监,加仪同三司。 被两代皇帝宠爱,祖珽又想进步了,这一次,他瞄准了宰相的位置。当时的宰相是侍中尚书令赵彦深、侍中左仆射元文遥、侍中和士开,要想上去首先就得让这几位下来。可自己干这事太露骨,于是他找到了跟自己要好的黄门侍郎刘逖,写了个上面几位的罪状,让刘逖向皇帝奏一本。毕竟是告上级的状,刘逖有点害怕,居然泄露给了几位,于是赵彦深等先跑到皇帝那告了祖珽一状。 其实,祖珽是低估了和士开和皇帝的关系,那两个人是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史书上说皇帝一天看不到和士开饭都吃不香。 果然,龙颜大怒:“为什么诋毁和士开?” 豁出去了,祖珽也厉声道:“士开对我有提拔之恩,本来不该说他,但陛下既然问,我也不敢不实话实话。士开、文遥、彦深等专弄威权,控制朝廷,卖官鬻狱,政以贿成,陛下不以为意,臣恐大齐要亡了。” 帝曰:“听说你还诽谤我!” 珽曰:“不敢诽谤,不过说陛下把个女孩弄到宫里了。”

小程序如何制作的
微信小程序怎样注册
新零售商业模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