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寂静王冠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狼与狗

2020/05/22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寂静王冠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狼与狗这是一个嘈杂的午后。卡昂港,一艘铁轮停驻在港口,港口人来人往。午后的炽热阳光从天上照下来,窗边

寂静王冠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狼与狗

这是一个嘈杂的午后。

卡昂港,一艘铁轮停驻在港口,港口人来人往。

午后的炽热阳光从天上照下来,窗边的人嫌它刺眼,将窗帘拉上了,也挡住了舱外的喧嚣和窥探。

昏暗的舱内套房中,那个年轻人回头,看向桌子对面那个苍老男人。

老人从袖中抽出一封被拆开的信,放在桌子上,向着年轻人缓缓地推了过去。

年轻人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抬起眼睛:

“博诺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院长的意思。”

博诺大师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声音沙哑:“将它收回去,柯尔特,学院可以既往不咎。”

柯尔特低头,看着信封,伸手摩挲着它,便忍不住笑了。

他将信重新推回去,声音冷淡:“我在信里已经写得很明白了,大师,我并非学派的良才,也无力负担学院的重望,所以,我选择退出。学院何必再勉强?”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柯尔特?”

博诺大师的眼神阴沉起来:“数百年以来,学院从未曾出现过这样的先例。你一日继承了守密人学派的乐理,发下了誓约,那么终生都是守密人学派的一份子,退出唯一途径,就是死亡。”

“你还年轻,并不了解其中的代价,学院愿意原谅你,只要你将这一封信收回去。我们便既往不咎。”

他的语气森冷,连空气都变得刺骨起来,可柯尔特依旧不动,只是看着他,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嘲弄。

“原谅?这个词真好啊。”

他笑着摇头:“我在默默无闻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一旦我出了名之后,整个世界仿佛就慈悲起来了,处处充满柔情和爱。

可惜,这一份体恤来的太晚!”

他弹指,将信弹回了博诺大师的怀中,冷淡地说道:“请回吧,博诺大师,我不会再回守密人学派去了。或者……”

他停顿了一下,笑容就变得意味深长:

“你可以选择强行将我带回去?”

博诺大师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令人发毛的寒意。沉默中,他的手指轻抬,可又停滞在空中,寂静里,空空荡荡的舱房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在两侧的套房中,隐隐有剑刃鸣动的细微声响。

许久,他抬起的手指缓缓放下了,冷眼看着柯尔特,眼中的怒意被强行按下,变作了阴沉:“柯尔特你以为你能够平安的走到圣城去?”

柯尔特笑了:“难道你们敢动我?”

自从奥斯维辛一战结束之后,柯尔特以英雄的形象名传天下,不惜牺牲自身拯救诸多乐师,和当机立断抓紧战机重创了堕落圣徒帕格尼尼等诸多事迹更是令他的形象上更添一层光辉。

尤其是作为阻挡天灾篡夺人类领土的英雄,也是圣城试炼中展露惊人能力的乐师,圣城还将授予他‘皇帝’的乐章,他通往权杖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俨然已经是一位未来的圣徒。

尤其他还加入了信理部,备受信赖,甚至还没有履行正式的仪式,就被授予了教皇厅机要秘书的职位,前途远大。

这种情况下,哪怕守密人学派、甚至是岩铁学院想要对他做什么,都要在三考量圣城的态度。

否则,柯尔特现在面临的就不是博诺大师的言语,而是守密人学派豢养的刺客‘缄默者’的刀剑了。

柯尔特比谁都清楚,守密人学派,拿自己没办法!

“我们动你?”

博诺大师看着他嘴角的傲慢笑意,缓缓摇头:“柯尔特,你的心里不是比谁都清楚想要动你的是什么人么?

否则你何必隐匿行踪,扮作一个贵族,藏在这一艘装满移民船里前往圣城?就连守密人学派都需要动用灯塔才能找到你。

这么隐秘的行踪,你究竟在躲着谁?”

柯尔特没有回答,只是毫无兴趣地挥了挥手,近乎不逊的请一位大师离开。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就没什么好废话的了。希望你能够得偿所愿吧,柯尔特。”

博诺大师并未在动怒,只是冷淡地起身,转身离去。

只是,在推门而出的瞬间,他似是无意,扫了柯尔特身后一眼,那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

他冷笑,关门。

灰衣的大师就像是一名年迈的旅者,撑着手杖走上加班,和那些搬运补给和食水的水手们擦肩而过。穿过了那些躺在加班上晒太阳的移民和兜售货物的商贩,走下船去,融入了港口的集市中。

很快,在他的背后,铁轮长鸣,驶离了港口。

博诺凝视着铁轮远去,白须之下,嘴角轻动。

“你都听到了?海森堡,真是你的好学生啊。”

千里之外,静室之中,海森堡睁开眼睛,他一直以灯塔观测着博诺大师,自然也目睹了柯尔特所说的一切。

他沉默地吸着烟斗,许久之后,漠然感叹:“是我的失误,没有想到狗崽子的骨头里还有狼的血啊。

我小看他了。”

“必须要进行清理了。”

博诺大师冷然道:“灯塔的隐秘乐理是守密人学派的核心,绝不能遗落在外。”

“不需要。”

海森堡大师重新闭上眼睛。

“变成狼的狗看起来威风八面,出尽了风头,但肚子里的野心满足了之后,就会开始心虚和害怕……”

“相信我,博诺,他会因此而后悔的。很快。”

-

-

随着博诺的离去,船舱中恢复了寂静。

寂静里,柯尔特起身,向着身后的空气恭谨低头:“感谢您的帮助,菲利普大师。”

在两侧的套房中,两名魁梧的血衣教士缓缓走出。

他们的红袍之下,按剑的右臂都是金属改造成的义肢――来自链锯修士会的技术赋予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力量和近乎不朽的肢体。

他们守到了门前面,垂首,不言不语,宛如石像。

而就在柯尔特面前,枯瘦的老男人从幻象中走出。

他驼着背、撑着拐杖,瘦得皮包骨头,松弛的脸皮上满是皱纹和斑点。

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纯白色的,那眼神森冷,像是要洞彻人心中的每一个秘密,令人心里发毛。

“用不着感谢,分内职责而已。”

他轻声咳嗽着:“这么多年了,信理部还是第一次招收外人,而且还是未来的圣徒大人。人才难得,自然要慎重一些才好。岩铁学院那里,我回头会以教团的名义发信警告他们的,你不用担心。”

他停顿了一下,声音便肃杀了起来:

“只是,我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在信理部发生,明白么?”

柯尔特的笑容不改,头低得更深了:“请菲利普先生放心,离开信理部,难道这天下还有我的容身之处么?”

菲利普大师的神情越发的满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哪里的话,柯尔特像你这样的年轻才俊,在哪里都是能够发光发热的。

你能够选择信理部,是我们的幸运呢。”

两人相视一笑,各有心思在肚中。

很快,敲门声响起,门下面塞进来一封信,脚步声迅速走远了。

两个护卫检看暗记之后,将信给了菲利普,菲利普看完什么话都没说,将信给了柯尔特。很快,柯尔特的面色很快就变得难看起来。

“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他的眼神变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在担心那个安格鲁新晋的执剑者?”菲利普问,“确实,倘若他不顾后果,动用石中剑的话,确实是个麻烦。”

“不用担心这个。”

柯尔特摇头:“据我所知:他继承的是石心学派的乐理,一切都建筑在‘小源’之上,小源破碎之后他就已经废了,还能不能做正式乐师还是问题,更不要提石中剑了。”

“是这样么?”菲利普颔首:“安格鲁可能会对你怀恨在心吧?”

“就算是怀恨在心,他们也无可奈何。”

柯尔特冷笑:“我现在可是新生代乐师的第一人,教皇陛下即将册封嘉奖的未来圣徒。难道他们会为一个废人,冒着诸国指责和圣城制裁的风险,对我下手?”

虽然这么说,但他心中不知为何,还是有一种恐慌。

他坐在椅子上,沉默地思索着这一份恐慌究竟从何而来。

可心中始终泛起的,是那一双空空的眼瞳。

在曾经枷锁之中,那少年的面孔苍白,倒映着女孩儿身上流出的鲜血,空洞的眼神中便被染上了一层赤红。

就像是孕育祸胎的子?宫。

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那一瞬,在其中萌动了……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他的肩膀一颤,像是从噩梦中惊醒,本能地看向门口,眼神显露阴狠。

在门口,两名守门的教士对视了一眼,有人向门上的窥孔望去。

“谁?”

门外是穿着勉强得体的侍应生船员,只不过衣角上已经有些磨损,裤子洗得发白,他手里端着一个铁盘,餐盘中是两份热好了的速冻牛排和一些只能填饱胃口的食物:

“客人,您叫的晚餐。”

他们对视了一眼,一人按剑,靠在门边,一人开门。在门外,侍应生将食物交给了教士,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侍应生一样。

可就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侍应生忽然伸出手,卡住了门,一只手深入怀中。

“等一下……”

他说。(。)

杭州中医男科医院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怎么样才能物理降温
景德镇白癜病医院
宜春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北白斑疯医院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林好的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