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岁月

2019/09/14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话说龙阳村这个地方,村不大,村里面大多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村子虽小倒也出过几个走仕途的,出过乡长,镇长甚至前市地委书记,听说还有一个


话说龙阳村这个地方,村不大,村里面大多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村子虽小倒也出过几个走仕途的,出过乡长,镇长甚至前市地委书记,听说还有一个在任的省里吃官粮,不过人家早就把一家老小搬到省城去住了,户口也迁走了。但他毕竟还是这龙阳村走出去的,所以村里的人走哪也昂首挺胸,也不忘外村谝闲传时时不时的抬出这位官爷的大名来为自己的脸上添几分颜色。
龙阳村有两家人,在村里甚至方圆十几里都是相当有名气。一家姓李,一家姓赵。李姓家人有个儿子叫 ,年纪轻轻不到四十岁就在县财政局身处要职,那可是管实权的财神爷。赵家也有一个儿子叫赵守业,亦是不到四十岁,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在附近开着一个大工厂。这两家人都住在村中那条正街上,巧了,还是斜对门。
这赵李两家的关系可并不融洽,赵家解放前是地主,李家爷爷是赵家的长工,没少受主家的气。文革时批斗地主,把李家爷爷一个老实人推上台面,整天的游斗整治揭发控诉自己在赵家的血泪史,赵守业的爷爷年纪大了挨不住一根绳子上了吊,两家也结下了仇怨。虽说新社会日子越过越好了,老一辈的恩怨也该差不多散了。但两家那股子拧劲还在,平时见面谁跟谁也不打招呼,而且背后地里暗流汹涌争斗不休。大事小情都要比个高低,地里的庄稼要比,儿女念书要比,这家盖房那家也打地基,这家配上了高级小车那家第二天就开回崭新一辆来。
龙阳村地势好,临近县镇交通便利,村里的路却坑坑洼洼破烂不堪,一到下雨天就沟沟渠渠的全是雨水,泥泞的走不出去,赵守业在一次小车卡在水坑里出不来丢了人后拿出十几万,把村里几条泥路整修一新,全部铺上沙石,推土机碾路机轰隆隆开进村子,惹得一村的乡亲都交口夸赞,赵家老爹老娘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这才没过几天呢,镇口通往县城的公路整修,听说财政局批了几十万的专款,不仅把村往镇上的路修通成油光光的柏油路,还把村子里一些闲散劳力都招到工程队里去了,这下李老爹可高兴了,每日走路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嘴里还哼着秦腔戏,手里的小收音机音量放得越发大声了。见人就矜持的点头笑笑,一派和气。
农村人就是事多,不管什么事都爱讲究个排场。这不,赵家八十九岁的老奶奶过世了,八十九算是喜丧了,按照风俗土葬,赵老爹召集全家人一商量,准备给老娘整个大的过场好好挣回些面子。他请来了县里的司仪,搭起了大戏台子,请来县剧团几个名角要大唱。可惜天公不作美,搭棚的时候天就阴沉了下来,继而刮起了冷风。一阵一阵的。村里帮忙的都聚在一块小声议论:不知道这天会不会下雨,听说是县剧团的名角哩,看不上多可惜的。好在棚搭好风也停了,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棚子搭得很大气,高高的大台子,两边一边一个黑色的大充气柱子。横面一长条幅,上书几个黑色大字:悲痛娘亲仙逝思念大会。等到下葬的前一天。各路人马都到齐了天不仅没有晴的意思还越发的阴冷了,快到下午时风又刮起来了,并且越刮越大还夹杂着冰凉的的雨丝。吹鼓手已经开始卖力的吹起来了,司仪正在台下用小梳子梳理他那油光发亮的大背头,他已经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这样的场面他经的多了。想起那个沉甸甸的红包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时辰终于到了,司仪精神抖擞的跳上台,刚开口没说两句,一道闪电夹杂着一声惊雷轰隆而至,生生把他的台词卡到了喉咙眼里,接着大风刮起来了,瓢泼大雨瞬间倾泻,人们手忙脚乱的寻找躲雨的地方,可怜的吹鼓手还在路上来回的表演,没有头的命令谁也不敢缩回去避雨,风越发的大了,司仪临危不惧还在风雨里演说,但是大风吹塌了棚顶,两个高高的黑色充气柱子瘫软在地下,吹鼓手四散奔逃,司仪也奋不顾身从结实的大台子跳下来,摔了个嘴啃泥。
老赵家的大会终于没办成,大雨整整哗啦了一夜,把赵老爹的脸都哗啦绿了。李老爹撇着嘴说:“看见没看见没,先亏人哩,老天爷都不帮忙。”但是第二早抬埋时却是个大晴天,上坟回来后,村里人都被请去吃席,流水席整整开到下午,都夸吃得好,孝子孝媳哭得好,有钱人就是好……
你说这巧不巧,啥事都赶趟,刚过一个月,李家也过白事了,原来是李家儿子的母亲仙逝三周年,李家儿子平时在村里为人还不错,开个小车回来有人跟他打招呼也知道哼几声,村里谁找他办事也都给面子能办尽量办,于是几乎全村人都行了礼,过事那天天气晴朗,吹鼓手请的还是给赵家吹得原班人马,吹鼓手卖力的吹,村子里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也都去吃席,吃回来还人手一个塑料袋,竟装的是几乎没动几筷子的鸡鱼大肉,吃回来的人都说:哎呀,那席叫一个肥呀,根本吃不动。香烟随便抽酒随便喝。门口的花圈摆不下都摞起来了,大大小小的小车穿流不息差不多上百辆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村口到大路上,当天这段路程交通堵塞,行人车辆全部绕行……
这农村人地里活忙活完,吃饱了没事干就爱拉个是非,整天喝酒扎堆打麻将,事情都过了好阵子了村里人还在议论,一是这李家过事到底收了多少钱,因为没有在墙上张贴礼单。二是到底是赵家有钱还是李家有权,谝闲传不变的话题就是这两家两个风云人物到底谁更厉害些。谁能把谁整趴下。这时有个在县里上班的叫孙三的抖出个新闻来:“嘘!小点声,说啥哩说,我昨天还在县里看见 跟赵守业一起喝酒的呢。”
众人瞪大眼:不可能!
孙三又说:“咋不可能,我昨天下班回来路过县大酒店门口,刚好碰见他两的司机架着两人出来。喝的是醉醺醺的。上车还互相打招呼呢!众人不相信,说孙三瞎说。这村里另一个儿子在镇上工作的王四插了嘴:“听说赵守业要扩大厂子,想要咱村的地,那可是得上头批准的, 一直想调到市里,没钱拿啥打通关节!人家这叫互惠互利,你们知道个屁,还是回去抱老婆去吧。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尽谝闲传,人家都是干大事的人,干大事的人可是能立起能圪蹴下。这叫不拘小节懂不懂?”
人群一下子炸了锅,一个个霜打的茄子秧蔫了又活了。正唾沫横飞谝的热闹。突然一声惊雷在西边轰隆炸响,紧接着又是一声,眼看乌云压顶,初夏的场雷阵雨就要热闹登场,当股狂风刮到的时候,众人早已作猢狲散,只剩几片被刮掉的桐树叶子,晃晃悠悠的落下来,还未落地又被卷跑,地上一片空空如也……


岁月
文/瑜儿

在我还小时,我们家隔壁是片空地,后来一个孤老婆子在这盖房住了下来。老婆子姓王,人们都叫她王老太。
王老太命不好,中年守寡,只有一个女儿。她不是本地人,沾了女儿的光,得以离开了穷山旮旯搬到平原来住,又因为女婿是生产队队长的关系,她在村子里也分得了一块地,女婿又给盖了两间茅屋,这就算是安了家了。王老太很勤快,人又干净,养鸡养猪还种菜,鸡猪肥了拿去换钱,菜种得多自己吃绰绰有余,于是送给这个送给那个,倒也落了不少人情。王老太的口头禅就是:人要为善哩!她勤快又不多事,村里人都很喜欢她,有个啥忙也都愿意帮她。
王老太还种了九分地的庄稼,春天一料麦子秋天一料玉米,牲口的粪拿去上地,庄稼侍弄的苗壮杆粗,一年忙活下来居然也打下不少粮食。老太太一个人也吃不完,都接济了自己的女儿。也只有庄稼成熟的时候,她那人高马大的女婿和女儿才会出现在她家的地头,留下一点口粮,剩下的全拉了去。惹得我父母亲叹气不已。王老太却不说什么,她自己能干动,谁也不想靠。当然,想靠也靠不着。女儿家老小一大摊,女婿又是个饭桶,那个年月,谁家能有多余的粮食剩下啊。王老太手极巧,不管是小孩衣裳大人的活计,根本难不倒她。女儿不会做,几个外孙的单的棉的甚至家里大人的她都早早做了送了去。她缝鞋的技术巧,做鞋不用针线,用猪鬃,既结实又好看,听母亲说,我小时候就穿过王老太做的鞋。村里有眼热的妇女想学,可怎么也学不会,猪鬃倒是一根根的拔,烦的老母猪整天嗷嗷的叫唤,不耐烦的在猪圈里跑来跑去根本不让人靠近,那些骑在猪身上撵猪拔毛的一不小心就啪嗒摔一跤,逗了看热闹的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村里没有吃水井,只有几个压水井供着一个村的人口吃喝饮用,王老太找了几个力气大的,管着饭,请他们在屋门口的槐树下打了一口深水井,那井里的水冰凉凉甜丝丝的好喝。这下几乎半个村的人都到这里打水,老太太总是乐呵呵的招呼着,村里人都夸老太太为人好,和善。
天气暖和时,王老太也会搬个凳子坐到门口晒太阳,我看她常一个人安静的靠在椅背上,手里的活计更多的像是摆样子,她总是迷着眼睛看天看太阳看远方,满头的银发一丝不乱,专注的样子很像是在想些什么,想些什么呢?没有人知道。
王老太在这生活了十来年,无疾而终。很安静的离去了。街坊邻居都帮衬着办了后事,留下的草房被女婿卖掉,地也扔给了别人去种,女儿领着几个外孙女,滴滴答答的掉了一回眼泪。女婿找几个人填了王老太挖的那口半个村子都在这吃水的甜水井。搬了王老太一些还能用的零碎回家去了。
我很小就认识刘老太,刘老太是王老太的亲家,住在村子中间,她儿子娶了王老太的女子。亲家一词指的通俗。
刘老太的命却要比王老太好得多,虽然一样中年丧夫,但摊上一个好儿子,大儿子吃的官粮,过个年节的准会有一群开着小车的干部们来看望她,久而久之,刘老太说话也变了腔调,斜着眼睛看人。别说跟邻居们谝闲传,就是出出进进也懒得搭理别人,遇人招呼也是不哼不哈的,牛气得很。
对自己的这个山里媳妇,刘老太打心眼里瞧不上,可她心里清楚自己儿子条件不好,长得五大三粗力大如蛮牛。也没什么本事,就这队长也是看在他大儿子的面子上才当上的,的本事就是太能吃。一晃年龄就给闪大了,没奈何才问(娶的意思)了个山里媳妇。自打媳妇进门,刘老太就没给过好颜色,吃饭挑剔,大事小情的没有看顺眼的,媳妇常常就给训斥一顿眼泪汪汪的,她知道媳妇的妈一个人住在村头那块,也不许儿子去照应,那双贼眼整天盯着媳妇,鬼魅一般跟在身后边,生怕媳妇把家里什么好东西拿了去给她的妈,亲家母送来的东西,她多也就是撇撇嘴,就受用了。
刘老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县公安局长,娶了个教师媳妇文文静静的,生了一个独苗儿子,日子过得挺好。二儿子是个蠢材,除了吃就是挖空心思整人批斗人,(我奶奶就曾被批斗的游街,天天带着高帽子清扫街道。)后来娶了个山里媳妇就是王老太的女儿,不争气。一连生了四五个丫头,刘老太整日在家指桑骂槐,摔东西砸碗,闹的是鸡犬不宁。大儿子回来过几次,批评母亲几回,还主动提出,让弟弟辞去队长职务。弟弟负担重,他愿意过继一个当女儿。他还主动去看望王老太,并送去一些生活用品,叮嘱弟弟弟媳要多照顾老人,王老太感动的掉眼泪。村里人也都夸,刘家大儿子,真仁义!可惜好人不长命,就在刘家老大过继的女儿长到十二岁,刘家老大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为避乡亲的牛,车翻到深沟里当时就送了命,这下可把刘老太疼坏了,是哭天抢地,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刘老太受了打击。一躺不起,后来虽说缓过来了,双腿却再也不能行走了。
那个时候,刘家二媳妇已经生了她的第六胎,好歹是个带把的,这下她的地位彻底扭转,轮到她趾高气扬的在这个家发号施令了,她受了十几年的气,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于是,街里街坊几乎每日都能听到她高喉咙大嗓子的喊叫。她也开始指桑骂槐,摔东西砸碗,她几乎从不进婆婆那黑乎乎的屋子,饭也指使丈夫或者孩子们端进去,刘老太行动不便,儿子在就喊儿子背去上茅厕,儿子不在就忍着,实在忍不住就拉到炕上,又招来儿媳更难听的责骂。于是老太太想了个办法,找两块草垫子放在地上,自己交替着坐在上面往前爬,爬一点挪一下,茅厕在后门口但后门常常都上了锁。于是老太太毫无办法,只好从前门绕过街道爬到后门口。上一次茅厕起码一小时,老年人又尿多,刚回去不久又想尿。于是人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情景,头发花白蓬乱的刘老太,衣衫脏污,整日就来回在前后门街道间爬来爬去,老婆裤腿都磨得稀烂,爬不动了就坐到地上抽抽噎噎的哭:让我死了算咧让我死了算咧……看的人都摇头心酸,都忍不住想帮她一把,那还记得她多年前对待大家的刻薄刁钻和伤害。
刘老太没熬几年就死了,作为烈士家属,她的丧礼隆重热闹。小车挤满了大门口,花圈摆到街道上,二媳妇披麻戴孝哭得那叫个伤心呦,连早已改嫁的大儿媳,也带着儿子,来哭了她几声。丧礼完后,二儿媳从后门扔出一大堆被褥,全是屎尿结痂臭不可闻,她划了根火柴,一把火全给烧的光光净净……
都说这人敌不过岁月,可不咋地,一晃又是几十年的光阴。有时我也回去娘家扎堆闲谝,提起旧事,村里面有记性的人还真不少,就这王老太跟刘老太,多少年了也没被人忘掉,虽然她们的命运一点也不同,但人们提起的时候一样唏嘘,一样的让人摇头叹息。

共 50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篇乡村体裁的小说,构思精巧,人物现象塑造得丰满,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都具有很强的可读性、有很多的共通之处,也都揭示了很多相似的社会现象,值得细细品味。篇更为侧重表现岁月轮回,再多的恩怨也会被现实的利益化解,让人叹息社会的种种阴暗;第二篇更为侧重表现的是岁月轮回,人性的善良和自私都会受到相应的结果,正应了那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错的小说,欣赏。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11205】
1 楼 文友: 2011-11-19 18: 4:57 两篇乡村体裁的小说,构思精巧,人物现象塑造得丰满,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都具有很强的可读性、有很多的共通之处,也都揭示了很多相似的社会现象,值得细细品味。篇更为侧重表现岁月轮回,再多的恩怨也会被现实的利益化解,让人叹息社会的种种阴暗;第二篇更为侧重表现的是岁月轮回,人性的善良和自私都会受到相应的结果,正应了那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错的小说,欣赏。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1-11-19 18:55:19 两篇百分之七十真实,从小到大,看了很多这样的故事。有时回想,自己也不免唏嘘,感叹岁月如此无情
2 楼 文友: 2011-11-19 18: 5:2 瑜儿的乡土小说写的不错,人物刻画比较到位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 2011-11-19 18:56:0 哈,难得夸俺一句,O( _ )O~
 楼 文友: 2011-11-19 18: 5: 1 问好瑜儿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  楼 文友: 2011-11-19 18:56: 6 问好社长。
4 楼 文友: 2011-11-19 18:47:14 瑜儿灵感频频,佳作篇篇,令人羡慕吃醋,嘻嘻。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4 楼 文友: 2011-11-19 18:57:20 (*^__^*) 嘻嘻 俺知道,小鱼是变着法夸俺呢,哈
5 楼 文友: 2011-11-19 18:47: 1 抱抱瑜儿,酒家可爱的朋友之一。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 2011-11-19 18:58:58 真的感谢雪那篇文,瑜儿才来的酒家。喜欢酒家,喜欢酒家每一个人,小鱼抱抱
6 楼 文友: 2011-11-19 22:27:29 看完,不禁一声叹息,时光埋去了许多旧事,也埋去了许多记忆里的人。小说里的情景如电影般闪现,几丝酸楚,连同恩怨,都远去了。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6 楼 文友: 2011-11-19 2 : 8:1 是啊,往事真如电影一般,不由得人不回忆啊
抱抱云云,安安,
7 楼 文友: 2011-11-19 22: 5:47 来踩一脚。顶起!
回复7 楼 文友: 2011-11-19 2 : 6:54 呵,晚安。
8 楼 文友: 2011-11-20 09:15:0 妞儿,偶来了~~ 俺系一农妇,毫无建树,一直稀里糊涂……
回复8 楼 文友: 2011-11-20 10:06:11 哈哈, 姐,亲一个!开心,我今天出去啊,下午回来找你,不许乱跑啊,O( _ )O哈!
9 楼 文友: 2011-11-20 09:15:59 就喜欢瑜儿这种特生活的文字,让读者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俺系一农妇,毫无建树,一直稀里糊涂……
回复9 楼 文友: 2011-11-20 10:07:1 嘿,咱两一样,都是农村人,土,哈哈,土味也悠长呢!
10 楼 文友: 2011-11-20 22:24:24 回复1 楼 文友:瑜儿 2011-11-19 18:55:19
两篇百分之七十真实,从小到大,看了很多这样的故事。有时回想,自己也不免唏嘘,感叹岁月如此无情

岁月确实无情,很多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寻不回。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急性腹泻的症状有哪些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