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微信Uber诡计论和口袋罪

2019/04/05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又一次封了Uber一堆帐号的事情应当大家都知道了。到底是由于腾讯投资的滴滴和Uber竞争而拉了偏手,还是由于Uber营销违背了公布的规则,每

又一次封了Uber一堆帐号的事情应当大家都知道了。到底是由于腾讯投资的滴滴和Uber竞争而拉了偏手,还是由于Uber营销违背了公布的规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没打算专门写一篇文章去给Uber鸣冤,而想讨论个更大的话题。

但首先要明确的是,认为此事和滴滴有关是公道的怀疑,这种看法绝不是反对者所说的“诡计论”。腾讯大额投资了滴滴打车这是公然的消息,在任何事件或案件的调查中,资本上的联系通常被认为是明确的证据,这类资本关系一定是突破口和率先被怀疑的因素,而且常常终究会是证据链上坚定的一环。怎样能被认为是诡计论呢?

甚么才是真正的诡计论呢?我来举一个例子:“由于张小龙是和菜头的朋友,和菜头又是雕爷的朋友,雕爷担心Uber成为O2O的入口以后会影响河狸家的未来布局,所以走了这层关系让封掉了Uber”。这才是标准的诡计论,二者比较就明白了。所以,不要随意说他人是诡计论,这个词不应当被当作一个万能的帽子去扣翻不喜欢的论点。

大概是由于中国是一个政府过于强势的国家,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显得比政府可爱的多,哪怕垄断也可爱。所以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们,始终对企业乃至垄断企业怀有无边的善意。但实际上这是错的。略微读读西方历史就可以知道,垄断企业之恶常常甚于 [民所以文天祥才会写就“人生自古谁无死选的] 政府之恶,人们更容易盯着政府而疏忽了垄断企业,又让这个问题变得严重很多。一个正常国家应该是几方权势平衡,相互制约。

美国是使用反垄断法凶恶的国家,虽然当年的AT T分拆案至今还被人们争辩对错,和效果是不是正面。但不可否认的事实上,因为反垄断法的存在,美国企业的垄断当心的多,也透明的多,这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刀,它并不会每天落下来扎你一下,但你总要担心某天它会落下来,一刀砍下你的头。而中国,垄断企业其实不需要有这类担心。

顺便推荐一部剧,叫做《超出时间线》(Continnum)这是一部加拿大科幻剧集,是一部描述未来垄断企业控制了国家以后的故事,它把这个话题的思考推向了娱乐业没有到过的深度,值得一看。说来有趣,加拿大人对企业垄断和企业干扰政治的担心远甚于美国,这类作品常常也出自加拿大人之手,我之前推荐过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也可以算作相关话题,同样出自加拿大人之手。

继续说回垄断企业和互联。传统的垄断企业是水电煤气电信这种基础设施,而今天,当信息本身已经成为基础设施的时候,互联公司自然会出现天生的垄断者。无论Facebook还是,事实上都已接近于垄断。今天的互联已不是20年前,早就不是一个个独立站点链接成的巨型络,而是一个个巨型企业铸造起的国家,人们只能生活在其中。如果你非要生活在国界的围墙以外,那恐怕很难活下去。在这个时候,企业垄断已是摆在所有人眼前的大问题,只是有人发觉,有人没察觉而已。

传统的基础设施垄断企业控制的只是生活资料,它们不太具有改变人想法的能力。互联企业不一样,他们本身就是传媒,改变人们的想法其实不困难。又有太多的生意寄生于他们之上,借此盈利。比起传统的垄断企业,互联垄断企业更像一个完全的国家,他们提供就业,取得税收,并且制定规则去约束生活其中的人和其他企业。近的案例应当算是扎克伯格的捐赠股票行动,他们成立的这家新实体“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是历史上没出现过的形态,现在很难说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们不谈慈善的目的本身,它对政治的影响极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要是有空我或许另外写一篇关于此事的看法,在这里先不多说。

传统垄断企业提供多是单一服务,通过收费获得利润,生态上的意义不强,也很难制定甚么规则,多常常涨涨价多赚点钱。互联企业可不一样,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都已有了制定规则的能力。一个规则的变动可能致使一家中型规模公司直接倒闭,小团队更是没法对抗。在这种情况上,规则已不再是普通的规则,它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种法律。违背这些规则很多时候代价比违背真正的法律付出更大代价,我们也必须当作法律来看待它们。

所以我们要求这些已接近法律的规则需要具有细则,透明性,救济手段,和在履行层面上的公平,这不是为了Uber,而是为了每个用户,以及每个还没有被腾讯投资的公司的利益和未来。

以这次发出的公告为例:“公众平台近日连续接到用户反馈和举报,反应部份公众帐号存在歹意营销,引诱分享,和借助搜集用户信息牟利的行动。”这类罪名就缺少细则,甚么叫做“歹意营销 ,什么叫做“引诱分享”,什么行动叫做“用户信息牟利”,完全没有细节定义。如果依照字面意义随意解释,我相信可以封掉99%的帐号,甚至连个人帐号也难逃此劫。

比较一下所谓的刑法口袋罪中曾的经典——《流氓罪》的法条,会发现他们非常神似。在流氓罪被废止之前,它是这么定义的“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卑劣的,构成流氓罪”。这个“其他流氓行动,情节恶劣”,和“歹意营销,引诱分享”是一样的,存在巨大的任意解释空间。一个营销行动,如何能辨别善意和歹意呢?谁来区分,从甚么角度辨别?这类巨大的解释空间必定带来执行层面上的随意性,也就是我这么做没事,你这么做搞不好就被枪毙了。这类随意性如果没法被控制,终究一定会导致严重的人员腐败。再看这个案例,就算Uber的所有相干帐号都真的违反这些规则,被封杀了,那末搜索Uber关键字没有任何结果,这又是什么道理?难道有人写一篇关于Uber的分析文章或也违反了这些规则,所以不应当被搜索到吗?这样的履行公平吗?如此履行的时候,斟酌过普通用户的利益吗?

图片:这是我刚刚搜索的结果,除我朋友圈里面2位好友提及的,公众帐号名和文章包括Uber字样的均无搜索结果。

在这类状态下,被枪毙的一方喊冤,这是以自己的生命推动社会进步,怎样能指责它说“你活该”呢?这就是Uber目前遇到的情况。不要说“你遵照规则就不会出问题”,由于压根没有完善的规则,影响如此巨大的规则应当和法律一样,清晰,刚性,没有任意解释的余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保证履行的公平。并且整个过程要透明,被惩罚者服气,旁人也可以避免。但今天,一条都没做到。所以,在这件事上我无条件支持Uber,因为以我的个人之力没法改变这种情况,需要有大量Uber这样的公司碰钉子,反抗,并且带动巨大的舆论权势,从而有机会让整个空间的规则更明确,这叫做“倒逼改革”。另外,从Uber被封之后的做法,市场行动,和备份方案上,我们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想未来投资人必须要问的问题,不但仅是“你的项目腾讯也做怎么办”,还得加上“封杀你怎么办”。

我个人也认为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团队,和一名非常的。但很遗憾,个人品质和团队品质不能保证一个这样规模公司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我们需要规则,细致的规则和规则执行的透明。退一步说,公司里面由于股分和利益会构成相当复杂的局面,很难由于个人品质和受人崇敬就可以轻松在企业内部说服他人放弃利益,这个观点我相信任何工作过的人都会有体验。一个决定是正确的,对用户好,对公司未来好,但它未必真的能在公司内被推行开,由于它极可能触犯了他人的短时间利益而被打压。所以,用户对目前做法的强烈反对,很有可能会帮助团队中做正确事情的人取得更大的话语权。这些反对言论未必是有害的,不用忙着给洗地,在内部的竞争和谈判中,用户的态度也是筹码之一呢。

不要由于自己力量的微小而放弃表达态度的机会。

我对于团队和张小龙本人都有好感,也愿意相信他们的底线,之前通过各种渠道的接触和询问,都非常满意。否则我也没法在公众帐号来发表这篇文章。团队毫无疑问是目前中国互联生态下的团队,但是,一个如此庞大的生态,不可能靠个人底线和道德保持下去,而必须依托完善的规则,透明和公平的履行。我想他们还可以做的更好。如果以国家来对比,我认为应该在世界上处于中国的位置,它存在着很多问题,但不算坏。由于看看新浪微博上周封杀虎嗅帐号的行动,以及以后高管们的表态,感觉那跟朝鲜差不多。至于说“反正都是免费的,你们跟公司要甚么权利”的说法,就更别提了,互联公司都是从用户活动直接或间接获利的,只要用户在使用,就少是间接贡献收入。不信,你看看哪家互联上市公司财报里面没有“用户数量,用户增长率,用户活跃度”这些数字,如果说用户免费所以不重要,你让他们把这些数据去掉试试看?

对了,我还要列一下口袋罪的老三样:流氓罪、投机倒把罪、玩忽职守罪,以及新三样: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看完这篇文章以后,去查查这些罪的法条,履行,案例,大开眼界。现实世界够糟了,希望虚拟世界别那末糟,毕竟,络空间是从同等、同享的乌托邦形态开始的

参考备注:

封面图: 截图自Continuum S02 E08 那个时期人如果偿还不了债务,就会被植入芯片,消除意识和公民资格,变成劳动机器。这是企业控制人类的阶段之一。

上一次封杀Uber以后,说是系统抖动,当时我还写过:谁抖动了的系统

本文来自霍炬的公共帐号“歪理邪说那又怎么懂得追寻幸福旅途后到达幸福彼岸的幸福?”,用添加 wxieshuo 公众号,便可定阅。

宝宝睡觉出汗
宝宝睡觉出汗怎么回事
宝宝晚上睡觉出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