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年,是一道岁月之门

2018-12-07 19:39:57
年,是一道岁月之门 寒石 年,来去匆匆。

每一年,由一个个日子组成,但平常你或许对一个个日子的流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过年了,才发觉,你辞别的不是一个个日子,而是长长的、永不回头的一年。

年,是一道岁月之门,它是无形的,总是敞开着,不抗拒任何人进入,不阻挠任何人穿越。

年很慷慨,给每个人设置这样1道门。

不,应该是未知的、无数道这样的门。

这门也不是固定的,而是有着自己固有的节拍和动律,一步步走向你,迫近你。

你或许没意识这样一种距离的缩小,抑或为此欢欣鼓舞,抑或为此步步惊心,但这都不能改变它亘古不变的步律。

它走来了,你穿越了它,就这么简单。

年幼时,总是对年满怀期待,就像魔术师的帽子,里面装满了无限可能:新年的靴子,除夕的焰火,正月的新衣,亲人团聚的欢喜,拜年走亲的欢愉,大碗的红烧肉任你大口吃,各色的零食任你大把抓……还有就是一年胜一年,来年总比今年好的希冀。

长大以后,才知道,年其实就是那么几个日子:说特殊,其实跟寻常日子没有区别,说寻常又跟平时有那么些不一样。

它让你认识到,岁月是用年来划分的,平常你或许对一个个日子的流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过年了,才发觉,你辞别的不是一个个日子,而是长长的、永不回头、永不再见的一年。

少不更事时,总以为生命没有本钱,时间像一条大河源远不断,长流不息;长大以后,才明白,黄河亦有枯水期,长江也终有断流一天。

年在一年年把岁月分割的同时,也在一段段标注生命的年轮:六岁后,你不再尿床;十岁开始留意身边的异性同学,知道害臊;十五岁开始变声,十六岁要跟妈妈比身高了,十七岁海拔已超过爸爸,十八岁音乐老师动员你参加学校音乐节美声组比赛……再往后,你成家了,有了孩子,腹部脂肪开始堆积,皮肤开始缺水,额头上有了抬头纹,鬓角银丝闪烁,记忆变得像一个没底的网兜…… 于是,你感慨,年就是个刻薄的雕刻师,它把核桃的褶皱搬到你脸上,让沙漠在你曾经光洁的皮肤上安家,用大山的轮廓做了你的腰,然后拿一副老得快要散架的自行车链条换去你那柔软润滑的关节…… 年,就这样盛气凌人、面目狰狞地逼近你,扑向你。

你倒吸口冷气,恍悟,年从来不是一扇门,也不是无数扇移动的、任你进入、穿越的门,而是一柄时光之剑,它从来都是用来穿越的,穿越你和所有生命,而不是被穿越。

没有人能够阻拦。

古人说得对,年,就是匹怪兽,一匹贪婪残暴的怪兽。

只有有限的几样东西能降住它:血与火,激情与热忱,永不言败的生命原动力……你有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