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人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人类远祖因为从树上走下,才有了今日的文明,常想是不是生存绝地创造了人类。人类的起源现在的科学家也没有弄明白,但者类的出现确实给人类一种信息,

人类远祖因为从树上走下,才有了今日的文明,常想是不是生存绝地创造了人类。人类的起源现在的科学家也没有弄明白,但者类的出现确实给人类一种信息,也就是说并不仅是人类的远祖能够成为高等动物。就像人类的出现是个谜,者类也是,造物主毫不犹豫的把者类放在一个与人类平起平坐的地位。百万年前,人类屠杀地球上的动物,那是有史以来地球基因的遗失。人类的罪行,终于……  人与者的战争打了上千年,在人类快要攻陷者类的时候,却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他们突然和解了,并在月球上签订了共存和约。  地球依旧是蓝色的。  白色的太阳从西边落下,绿色的月亮从东边升起。  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轮回已有多少时光,因为谁也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个世上。就算世人的科技再发达,也没法子穿过遥远的时间,到达远的地方,至少现在他们仍相信。  即便是太阳,太阳早就被一个人工的太阳所代替了,而绿色的月亮,地球上的人常常认为是因为它上面的植被覆盖率达百分之七十的缘故,其实月球上没有像地球一样的海洋,人类却通过不同寻常的科技,改造了月球,绿色的植被就如地球的海洋一样,同样可以孕育生命的地方。  ——引言    (一)    十一郎长大到一百四十岁时,仍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还是者,而仅有的亲人爷爷也从不多提这件事。因为十一郎长得不像人也不像者,随着自己的长大,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孤独,因为同龄人都是如此的完整,而自己却像是个画家的败笔,如此丑陋。  他知道自己的姓是爷爷给取的,他很悲伤,爷爷让他姓“十”,但他从来不记恨爷爷,毕竟爷爷不是家族的老大,不能把尊贵的“周”姓安在自己的头上,他知道自己是爷爷拣来的。也许爷爷相信自己是属于者类的,因为他知道者的姓仅有九个,即是从一到九这几个数字,而自己姓的是“十”。十一郎,这是个多聪明的名字。但他宁愿有个人或者所拥有贱的姓。  有钱的人和者大都不呆在地球上,要么到外太空的某处定居,要么在银河系到处旅游,的也可以在美丽的月球上随便找一处别墅。可爷爷说他自己太穷了,只能开着一般的交通工具—超音速飞行器。他去过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秘密。  十一郎常想,自己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任何人和者都不曾到过的地方,那样他就可以在人者之间扬起头,讲他见到的一切。但是爷爷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即使十一郎张大嘴巴,说了许多个外外外太空。  因为遥远的不是距离,是时间。十一郎觉得眼前这个老头不是爷爷,而是一个哲人。是时间,人和者都不能回到一秒钟之前,爷爷说,你如果能做到,或许他们都不得不尊重你了。十一郎知道是爷爷的玩笑。  十一郎在爷爷外出的时候,就带着两个硬币。一条街的南北有两个乞丐,他丢下硬币,假装着让他们猜自己是人还是者,乞丐随便说,他只要有钱那就好,谁在乎这个傻瓜。但他自己在乎,非常的在乎,他把结果都记在笔记上,并且不厌其烦的每天都来。他是照过镜子的,自己的确不像人和者,但每次他都学着人或者的模样。每次高兴的出门,回来总是沮丧的。  爷爷说,很久很久以前,那是遥远的时间,遥远的距离,晚上你抬头可以看到的月亮是洁白的,白天,你可以看见通红的太阳从东边升起,地球上万物生机,飞虫走兽。  十一郎的眼睛睁得很大,因为谁都知道现在月亮是绿色的,太阳是白色的,而地球上也鲜有动物。  因为有爷爷讲故事,当然爷爷讲的事情都是故事,十一郎才不会在同龄人的歧视下而怀恨世界。十一郎在问到爷爷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时候,爷爷便闭口不语,而是盯着十一郎的脸。那种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一样。十一郎不喜欢这种让毛骨悚然的注视,每次爷爷想注视他的眼睛的时候,他总是躲开。难受,爷爷把自己也当作异类,他是这么想的。但他无疑是爱爷爷的,特别喜欢听他讲百万年前的事。  爷爷每天做的事,很简单。每天绕地球飞十圈,然后人工的太阳从西边落下,绿色的月亮从东边升起。爷爷是人类基因的保护者,换句话说是专门屠杀动物的人,任何动物。但爷爷不是屠夫,因为地球上的动物早就在千年前灭绝了,爷爷只是去例行公务,而且他收养了十一郎。  爷爷对十一郎说,当年差点把他当成动物,否则你不会呆在这了。  死会疼吗?十一郎问。  动物死的时候,没有一点痛苦,因为死的瞬间太短了,感觉不到痛苦的。爷爷说,那一瞬间,一切消失得如灰烬。    (二)    十一郎在两百岁的时候,他要开始工作了。爷爷在九百岁的时候退休了,本来他可以申请到绿色的月球上养老的,但他没有。十一郎问,是不是因为我。爷爷说,不是,因为爷爷失职了,我在一次工作的时候,发现一只小动物,是条虫子,我放过了它。  爷爷就因此被人类减了一千年的寿命,爷爷在一千岁的时候,死了。十一郎鼻子有点酸,他不知为什么要这样,地球的人和者死的时候都是这样,不同的是他们没有任何表情,相同的是死的人,消失得比灰烬还细。  爷爷一句话是这样的,当年我发现那条小虫的时候,就像发现你的时候一样,都不属于任何。  爷爷走后,十一郎不再浪费那两个硬币了,因为他发现在的纪录中,人和者的答案是一样多的。他要工作来养活自己,本来他想去做个乞丐的,虽然乞丐这个职业又安逸又赚钱,但是他讨厌追在人或者的背后。他要做个扬起头来的十一郎。  他把爷爷的超音速飞行器改装一下,居然可以做成不错的乘客飞行器,虽属于低档的,但是地球上还有许多人者是不富裕的,不需要成天往太空跑。他的工作工作不累,心烦的时候,就理理长发,或抠抠脚趾头。一个人不会有任何的顾忌,虽然他有长长的黑发,丑陋的外表。  十一郎每天绕着地球十圈,然后坐在高高的山顶上,看着白色的太阳从西边落下,绿色的月亮从东边升起。  这两百年里,十一郎除了工作外,多的是回忆爷爷的话,他发现爷爷讲的东西越来越真确。许多事情都似乎是按爷爷说的在运转,爷爷真的是个哲人。他的感觉告诉他,爷爷一直以来都在告诉他什么事情。在他的记忆里头,爷爷除了讲述一些古怪的故事,和百万年前的景象,就只有那句遗言了。爷爷说,我和那条虫子一样,不属于任何。  对,虫子,十一郎突然的想法,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了。他觉得自己必须去找到那条虫子,也许就会有答案了。  遇到熊乙,可能是十一郎生命中美丽的时刻,这也许就是爷爷所说的百万年前的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爷爷只说过,那种感觉是异常甜蜜的。碰见熊乙的时候,十一郎撞到熊乙的胸脯,因为十一郎在不停地寻找一条虫子,低着头当然要碰到人了。熊乙的确像个人类,但她也许是十一郎见过的丑的一个。可他却一点都不反感,她是的认真跟他说话的女孩。  你在找什么?熊乙问。  我,我在找一条虫子。十一郎说话的样子很是难为情,因为他次跟一个陌生的女孩,如此近距离的对话,即便他已经有四百岁了。  一条虫?熊乙抿嘴笑起来。  十一郎脸红了,他觉得这个女孩是可爱的,而且他发觉自己的眼神居然不能从她的脸上移开,她是如此丑的女孩。十一郎忽然想到镜子中的自己,自己什么都不是,如果自己是人或者中的一员,即便是比她还丑他也甘愿,任何一个人和者都是比他幸福的。  嗨,熊乙已经叫了他几遍。  十一郎总算从自怜中醒来,他还学会如何抱歉,因为他从来没有机会礼貌的对人说话。他只好歉疚的笑笑。  你为什么要找一条虫子?你难道不知道地球上已经没有任何动物了吗?熊乙问。  我爷爷告诉我,世上还有一条虫子,和我……。他没有说下去,转而说,反正我必须找到这条虫子。他补充一句说,我爷爷是人类。熊乙疑惑的看着十一郎,仿佛不相信,十一郎低着头说,我是爷爷捡来的。他已经死了。  熊乙露出难过的表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熊乙突然拉起十一郎的手,笑着说,我们一起找那条虫子吧。  阿,认识你这么久,还没有问你的名字?熊乙说。  十一郎几乎要跳起来,你真的觉得我是一个有名字的人吗?  当然了,你是我见过的人中漂亮的。熊乙说。  什什什么,我,人类,你是说我是人类。十一郎激动的不能自制。我是人类,他一停一跳的,手舞足蹈。  在十一郎安静后,他跟熊乙说他叫十一郎,他是悲伤的,因为是他听错了。那只是人类说话的习惯,不管是不是人类总是可用人字来表达的。熊乙只是说,他比人类长的漂亮,并不是说他是人类。熊乙说,他不像人类鼻子老长,他有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他只知道熊乙不是在讽刺他,而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属于任何,他再次认真端详熊乙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熊乙的长相竟跟自己有几分相似,她又金黄的头发,深蓝的眼睛,怪不得自己会认为她如此的丑陋。  但他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欣赏自己的容貌。  十一郎载着熊乙飞到一座上的顶端,他开始讲他爷爷跟自己讲的故事,他说,许多许多年前,那是遥远的时间,遥远的距离,地球上生机盎然,飞虫走兽。晚上,你看到的月亮是洁白的,清晨通红的太阳会从东边升起。  熊乙入迷的听着,十一郎讲的话,似乎又像在某个地方见过。她知道,自己是父亲身上的一个细胞分裂而来的,因为父亲是不会欺骗自己的。一般的人类,是不敢随便拥有下一代的,因为那样可能会泄露自己的基因秘密。熊人就是她的父亲,他专门与者类打交道,她知道两千年前人与者的和解,是因为者类掌握了一项基因秘密,这就等于人类拥有者祖先的生命密码已不成威胁。因为这种密码的启动,结果会使现在的人类面临灭亡,而使另一种生物代替。  十一郎说,如果在到达远的距离,遥远的时间。也许,我就会跟你结婚。  什么是结婚?熊人问。  我也不知道,爷爷没说。十一郎突然很聪明的说,也许要经历爱情的吧。  什么说爱情?熊乙问。  我也不知道,但爷爷说过,是种异常甜蜜的感觉,就像我遇见你的那刻。  好吧,如果你真的到达远的距离,遥远的时间,你就来找我,我们结婚。熊乙望着他说。  也许,我一千年,都到达不了。十一郎说。  那你可以用两千年,我父亲说我可以活到两千年的,熊乙说,可那时我已经老得不能动了。  十一郎哈哈大笑,说,就像个老太婆,没有牙齿的老太婆。  熊乙说,到那时,你还和不和我结婚。  十一郎急忙的说,结,我只和你结婚,因为我们经过爱情,你是不是感到甜蜜阿。  熊乙舔了舔嘴巴,说,没有阿。  十一郎说,没关系,你舔一下我的嘴巴,因为我感到甜蜜,这样你也可以感到甜蜜了。  熊乙是人类高贵的血统中一员,至少父亲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他的家在太空的海王星上。她是偷跑出来的,而无意中来到地球,无意中遇见了十一郎。她现在必须赶在父亲回来之前回去,因为父亲从来不许她一个人外出。  那真可怜,十一郎知道她的境况,如果我们结了婚,我发誓要带你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十一郎拍着胸膛说。  恩,你一定可以,熊乙说。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了。  熊乙迟迟得不想走,我可不可看着你的眼睛。  熊乙死死地记住了这双眼睛,因为七秒钟的对视可以让人刻骨铭心,七秒钟也可以让她绕地球飞上一圈了。  十一郎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熊乙已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别忘了一千年后来找我,结婚。  十一郎就在那七秒钟内,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却总想不起来,就像梦一样,死死的想不起来梦见了什么,他只记得他看见自己在熊乙蓝色的眼睛里看着自己,到底看见了什么。    (三)    熊乙走了。此时,人工的太阳惨白让人厌恶,绿色的月球总算从东边升起了。圆圆的月亮,他想自己有天能在月球上生活,或许可以看着蓝色的地球从西边升起,然后,身边坐着熊乙。十一郎痴痴的傻笑着,他抬头看着遥远的星空,熊乙,我还有一千年减一天,我一定会穿过遥远的时间,到达远的距离。  熊乙走后,十一郎就一直思考。他在想,自己能不能活到一千年后,人和者都可以活两千年,也许自己可以活一千年加一天,一天却是重要的。  绿色的月球绕着地球转了六千多个来回,五百年后那三个问题仍然困扰着他,我是谁?虫子在哪?远的距离和遥远的时间有在哪?  五百年的光阴,这地球依旧有穷的和富的人和者,只是天上白色的人工太阳被更换了两次。乞丐仍是非常轻松的职业,十一郎除了每天绕地球飞十圈,就是坐在那曾经和熊乙一起的高峰上,看着遥远的星空和绿色的月亮。  他的胸口异常的沉闷,像一块石头压着。他黑色的头发长到脚跟上,遮住他丑陋的脸和整个身体。他突然的想哭,或者他称之为哭,因为七百年来,他没有看见过谁的眼中流出过液体,咸咸的。此时,他先想到的是撞到熊乙时的温度甜蜜,而后是爷爷的脸。他依旧像个哲人,只是他也没有教十一郎什么是哭。这也许是自己跟他们的区别吧。   共 1063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异常勃起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云南看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2016向2017起航

下一页:梦41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