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凤灵 百零一章 魔火炼魂

2019/09/24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凤灵 百零一章 魔火炼魂净宗待客大堂,木灵真人坐于主位,而鲜于苍三人则e一侧的几张椅子上。四个人除了鲜于苍外,都是一副面沉如水的样

凤灵 百零一章 魔火炼魂

净宗待客大堂,木灵真人坐于主位,而鲜于苍三人则e一侧的几张椅子上。四个人除了鲜于苍外,都是一副面沉如水的样子

凤灵被清净宗的一名弟子带进大堂时,看到这四个老头的样子,心里不由的一突。首先想到的是奚离吾的伤可能有大麻烦。否则这四个老头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虽然心中担忧,但是礼不可失。凤灵向着四人行礼道:“凤灵见过四位前辈。”

木灵真人看到凤灵脸上的忧色,神色虽缓,但却仍然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姑娘礼。这几日在山上还住的习惯吧?”

“多大方向前辈垂询。一切都好。”凤灵点了点头答道。稍一迟疑,终于还是问道:“不知奚道友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木灵真人并不喜欢眼前这个少女,总觉得自己徒儿的伤与她有关。但是看到她如此关心奚离吾,心里多少舒服了些。

“丫头别担心。咱们四个老家伙出手,还保不住离吾小家伙的一颗金丹,那就没脸见人了。你放心,他的伤好好修养几个月就好了。”

鲜于苍很喜欢凤灵,看到凤灵担心奚离吾,马上插嘴道。

凤灵却是一呆。那天木灵真人他们说了奚离吾的伤势后,她所想的是奚离吾的命能保住就不错了。却没想到四个老头儿这么厉害,不但保住了他的性命,居然连要碎裂的金丹都能保住。

不过不管怎么说,鲜于苍是不会为了面子拿这种事来吹牛的。看来奚离吾是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了。

可是即然如此,为什么木灵真人他们的脸色却是这样?难道是像那位张师兄和陆师弟一样,在怪罪她害得奚离吾受伤?

凤灵心中有些忐忑。她感激地向鲜于苍笑了笑。然后道:“这样晚辈就放心了。不知几位前辈唤凤灵来。可是想知道奚道友受伤地原因和经过?”

木灵真人眼中厉光一闪。脸上却是很平静地道:“正是如此。我等也想知道。是什么人将我清净宗地掌门继承人伤到这般田地。”

松叶先生静静地望向凤灵。就连鲜于苍也是面容一肃。等着听她地讲述。只有乐伯正。在听到木灵真人地话后。眉毛轻微地皱了皱。但是很又恢复了原来地样子。也将目光投向了凤灵。

凤灵于是从她和天幸追踪红巾黑衣时。因为没有经验操控引雷诀差点失手。得奚离吾相助开始讲起。一直讲到他们被妖魔追杀。后奚离吾带伤吓走妖魔。

木灵真人开始时还能保持平静

凤灵  百零一章 魔火炼魂

。可是等到他们听到凤灵等人在恶鬼谷中地所见所闻后。脸上却都是惊色。

他们互相看了看。都从别人地眼中看到了同样地猜测。

鲜于苍难得认真地向木灵真人问道:“掌门师弟,你怎么看?”

木灵真人沉吟片刻后,说道:“此事非同小可。若真是我们想的那样,我们应趁那妖魔还不成气候,尽灭杀了才是。”

鲜于苍一拍膝盖站了起来叫道:“掌门师弟说的是。刚才凤灵丫头也讲得很清楚了,那些妖魔可是不知道杀了多少生灵了。这样的妖魔,若是让他成了气候,是人间大劫。此事宜早不宜迟,师弟还要处理门中事务,就让师兄走这一遭吧。”

“师兄莫急。凤灵姑娘刚才也说了,当时除了我清净宗与华阳宗的弟弟上子外,霁月宫也有两名弟子在场。现在也不知道当时逃脱了没有。若是不幸被那妖魔追上,却要通知一声青霞仙子了。”木灵真人却是阻止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松叶先生也在一旁颔首道:“是啊,就是华阳宗,也该打声招呼。”

乐伯正想了想道:“掌门师弟,即然那几个妖魔现在还不成气候,必定不敢泄露行踪。经过那晚的魔兆,还有离吾几人逃走,照为兄想来,恐怕妖魔已经不在原地了。”

众人听了乐伯正的分析,都皱眉沉默了下来。就连凤灵也觉得那些妖魔应该不会傻傻的留在那里,然后等着大批的修仙者杀过去。

木灵真人想了想,看着众人道:“就算是妖魔逃走了,也还是要有人过去看看的。就由大师兄和二师兄带几个弟子过去看看吧。若是妖魔还在,便请两位师兄出手除灭;若是已经逃了,师弟便得和其它几派掌门一起商量着提前万宝崖之会了。”

说完,木灵真人看向凤灵道:“不知凤灵道友可有什么法子能够尽联系到贵门师长?”

凤灵马上想到了她的传音佩,只是清净宗离齐云山也是极远,凤灵心中并没有把握能够联络到刘玄孚。

“晚辈有件传音佩,但是因为材料不够,所以传音的距离有限。晚辈先尝试

。”

看到木灵真人点头。凤灵摘下了腰间的传音佩。只是还没等她注入神识和真元,那传音佩已经开始在她手中轻微震动起来。

凤灵先是一愣,接着是一喜,连忙注入了神识和真元。

“灵儿,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里?别怕,师傅来救你来啦……”

传音佩一联通,立刻就听到了刘玄孚焦急的大喊声。

自从下山后,凤灵遇到了不少的事情,让她的情绪一直都处于压抑中。尤其是天幸的事情,是让她伤心难过。

可是因为是在清净宗,她不想让别的门派的人小瞧了华阳宗,所以一直努力地装出一付平静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脆弱不堪。

此时突然间听到刘玄孚的声音,真是如同失散的孩子见了亲人般,又悲又喜。

凤灵忘记了身边还有四个老头儿在看着听着呢,眼泪已经不可控制地流了下来。她哽咽着叫道:“师傅……师傅,灵儿好想你……”

刘玄孚有了云遥的求情,终于被张希若允许一起云恶鬼谷了。自从一下山,刘玄孚便不停地尝试想用传音佩找到凤灵。只是当初把两块传音佩制成了四块,使得传音的距离缩小了许多,因此直到飞到了离清净宗不足五百里的地方,他才终于联通了凤灵的传音佩。

但是一通就听到凤灵的哭声,刘玄孚顿时慌了手脚。他不停地对着传音佩叫道:“别哭……灵儿别哭……师傅这就来了……谁欺负了你,师傅就杀了他给你出气!灵儿不哭啊……你这一哭,师傅的心就乱……”

张希若和云遥听到刘玄孚真的联络到了凤灵,心里也是一阵轻松。只是看到他这时罗罗嗦嗦的样子,又是哭笑不得。

眼看着刘玄孚还要继续罗嗦下去,张希若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师弟,先问问灵儿现在在哪里!”

“哦,对啊。灵儿,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师傅和你大师伯还有你四师叔马上来找你。”

刘玄孚被张希若一提醒,这才意识到现在重要的是先找到凤灵。

“师傅,灵儿现在在清净宗。”凤灵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用袖子擦掉了脸上的泪水,说了自己的行踪。

她偷偷地扭头看了一眼木灵真人等人。这四个老头儿虽然没有说话,脸上却都是一付笑咪咪的样子。

这让凤灵的脸上一红,连忙又对着传音佩道:“掌门师伯和四师叔也来了?清净宗的木灵真人正想让我联络你们呢。”

“木灵真人?”

刘玄孚在另一边听到凤灵在清净宗,先是愣了一愣,待到听说木灵真人想要见他们是有些不知所以。

木灵真人是谁,修仙界还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可是,虽然说,华阳宗也算是个中等门派,但是刘玄孚却也并没有见过这位清净宗的。

所以他扭头望向了张希若,想看看他有什么决定。

张希若只是笑了笑,从刘玄孚手中接过传音佩道:“灵儿,你是被清净宗的人所救么?先代师伯谢过木灵真人。就说师伯这就带着两位师弟往清净宗拜访。”

“是,师伯。”凤灵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她有些迟疑地问道:“掌门师伯,四师叔也一起来了?天幸师弟他……天幸师弟……”

凤灵的嘴巴嚅嚅了几下,却就是说不出来,只是刚刚擦掉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声音也是再次地哽咽起来。

张希若深深地叹了口气,却仍然安慰她道:“天幸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也不必悲伤自责,天幸这孩子……唉,终究是他的命啊……”

恶鬼谷中,虽然经过了一些打斗,但是因为战斗场地的问题,那个大院子却并没有什么损伤,仍然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此时,就在其中一个大的房间里,脸色依然苍白的伽那正一脸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在他的身旁,乌角苦着脸低着头小心地站着。

他不时地用眼角地余光看一眼匐匍在地上的那条裹在黑烟之中的蛇形魂魄,然后脸上的肌肉便会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心里对于坐在他身旁的那个俊美少年,则是加多了几分惧怕。

伽那瞥了一眼地上的魂魄,淡淡道:“碧姬,这几日的魔火炼魂,滋味如何?”

地上的蛇形魂魄立刻抖了起来,然后发出了一个女子惊恐而虚弱的哀求声。

“碧姬知错了!碧姬再也不敢了!求主人饶了碧姬吧。”

一边说着,那蛇形魂魄的头部也不停地向着伽那做着叩首的动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赤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来宾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台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怎么收费的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收费贵不贵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