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联邦制药内蒙古排污臭气熏天 危废物随意处置

2018-12-07 21:41:46
联邦制药内蒙古排污臭气熏天 危废物随意处置 内蒙古环保厅已于去年年底对联邦制药做出包括罚款10万元在内的多项处罚,并汇报至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然而半年过去了,华北督查中心的整改处罚似乎已被淡忘,臭气、污水、药渣污泥等一切照旧。 沿内蒙古巴彦淖尔机场高速向临河(巴彦淖尔市首府)市区行驶约三四公里,进入该市绕城环线东段的八一镇农丰村附近,原本安静的大巴车厢躁动了起来。 “一个联邦药厂把整个临河都搞臭了。每次回临河从机场下来,首先迎接的就是联邦药厂(德源肥业为其下游附属厂)排放的臭味,太让人恶心了。”一位乘客说。 随着大巴一路向西行驶,臭味也逐渐消失。留给八一镇农丰村村民的,则是联邦制药在当地产能一路扩张带来的生态困扰。 边污染边扩张 “任何时候都可能有臭味过来,让人喘不上气,家里的门窗都不敢开。”在农丰村村诊所输液的村民刘喜云说,“前几年身体还好好的,可自打被这臭味熏了后,就隔三差五闹些毛病,浑身不舒服,恶心难受。” 在诊所里,还有两位与刘喜云情况类似的输液患者。该诊所医生张玲表示,目前还没有医学检验证明这些症状与臭味和污水有直接关联,但时间长了是否会引发其它症状还不得而知。 从臭味的化学成分分析,华东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曹国民认为:“臭味的主要成分是硫化氢及硫化氢胺,硫化氢则是有毒的。联邦制药在发酵提取青霉素的过程中使用了大量的硫酸,会释放大量的硫化氢存留于污水、菌渣和臭气中。” 曹国民的判断,在2012年12月10日联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下简称“联邦制药内蒙公司”)的一次重大安全事故中得到验证。当日7时30分左右,该公司2名女工在厂区进行例行污水取样检测时,发生臭气中毒事故,一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昏迷。 相比臭气,农丰村污水直排则隐蔽得多。 “虽然我们离厂子还算比较远,但自家井水都不能喝了,抽上来的水都有一股青霉素的味道。”张玲随手接了一大勺水伸到记者面前,一股浓烈的腥臭味从中散发出来。 自2007年开工建设以来,联邦制药内蒙公司便成了当地环境污染的代名词,多次被环保部门点名批评与限期整改。 一面是当地百姓对于环境污染的怨声载道,另一面却是联邦制药的快速扩张。 不久前,联邦制药宣称,其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经济开发区占地1000多亩的大型制药厂四期工程有望近期投产,预计四期工程年产1.2万吨6APA,一至四期6APA总产量将达到2.4万吨,相当于世界总产量的60%。 在当地污染处理能力尚未满足联邦制药目前产能的情况下,联邦制药新上马的四、五期项目,其产能是原产能的一倍多,产生的污染物或将无法处理。 随意处置危废物 相对于臭气,村民对菌渣与废液污染一无所知,甚至花钱买菌渣当做肥料。 “前两天,林家老三还在问买不买渣子, 400元一车他可以搞到,好多人在托他弄呢。”刘喜云说。 此外,联邦制药内蒙公司正在农丰村大量征地,用于其下属企业光大联丰直接填埋菌渣及药渣污泥。 一位接近联邦制药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除了收购当地村民农田作为直接填埋场,联邦制药还经常在农丰村附近随地乱倒药渣污泥。“看公路南侧那一大片明显被机械翻垦过的农田,底下都是联邦制药填埋的药渣污泥。”而这片被指出的“填埋地”寸草不生,沙土裸露。 “基本上没做渗透处理,直接就填埋上了。先是用推土机平推出一些土,弄一个四五十公分的低坑,再把倾倒的菌渣推平,然后就用之前推出的土掩盖。”上述知情人士介绍。 记者查询《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发现,菌渣、废液与药渣污泥,分别属于化学药品原料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蒸馏及反应残渣、母液和反应基(或培养基)废物,有毒,T级。 按现行危险品处置要求看,联邦制药附属企业要先取得危险品处理资质,才能进行加工处置。目前,光大联丰并没有获得这方面的资质,属于非法加工处置国家危险废物,而德源肥业则是投产近3年后才获得这一资质。 曹国民表示,菌渣、废液和药渣污泥是不能随便加工成肥料和掩埋的,按国家规定必须进行无害化处理。比如,菌渣要用专门的高温焚烧炉来焚烧处理,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烟气要进行无害化处理后才能排放。 都是成本惹的祸 “但这样(无害化专业处理)的成本太高了,联邦之所不这样做,还是为了省钱。” 曹国民进一步解释。 以当前联邦制药的生产能力计算,其日均产生的高浓污水将达1.2万吨。据上述知情人士称:“以每吨30—35元(电费、人工、折旧、药剂等费用)的污水处理费用计算,日均污水处理费至少35万(元),一年的污水处理成本则高达1亿多元,而其2012年全年纯利润仅为1.04亿港元。” 该知情人士进一步表示,如果再加上四期、五期工程,联邦制药仅年污水处理成本就达2亿多元。 联邦制药内蒙公司前员工王冰介绍,联邦制药将一部分污水交由巴彦淖尔污水厂处理的同时,还不定时启用临河市生活污水排水渠偷排。该渠绕联邦制药厂区而过,未做任何防渗处理,在农田等开阔地的掩护下,自西向东流入乌梁素海。 对于联邦制药导致当地污染的说法,巴彦淖尔市环保局一位郭姓副局长给予了否认:“乌梁素海90%的入水是农业退水,其水质的恶化与农业生产中的化肥使用有很大关系,水利和农业部门有过统计。” 当记者追问能否提供这方面的调查报告时,郭副局长称:“我们也没有见到过正式的报告,只是他们这样认为吧。” 据了解,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于2012年7月30日至8月1日对联邦制药巴彦淖尔市的生产基地进行了现场检查。在10月31日发布的督察结果通报文件中显示,无论联邦制药还是为联邦制药处理污水、危废排放物的企业,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环境污染问题。这已是联邦制药自2004年以来第8次被环保部门点名通报批评与限期整改。 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西部督查中心主任廉升光介绍,内蒙古环保厅已于去年年底对联邦制药做出包括罚款10万元在内的多项处罚,并汇报至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然而半年过去了,华北督查中心的整改处罚似乎已被淡忘,臭气、污水、药渣污泥等一切照旧。 (文中涉及村民及前员工均为化名) 郑州电缆二厂厂家
小儿肺热咳嗽的症状
小型松土机厂家
激光镭雕机公司
电热箱厂家
灌溉设备价格
宝宝过敏性咳嗽怎么办
宝宝有点咳嗽怎么办
宝宝咳嗽呕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