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蛋形小屋引人热议选择蜗居是艺术还是窘迫

2019/08/22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蛋形小屋引人热议 选择蜗居是艺术还是窘迫事件回顾:来自湖南的24岁青年戴海飞,在北京成府路的大院里造了一个蛋形小屋,作为自己的蜗居。海淀

蛋形小屋引人热议 选择蜗居是艺术还是窘迫

事件回顾:来自湖南的24岁青年戴海飞,在北京成府路的大院里造了一个蛋形小屋,作为自己的蜗居。海淀城管大队的相关人员表示,在路边搭建居住的屋子,只要没有相关部门审批都属于私搭乱建,应予拆除。而对方如果搭建在内部大院里,城管部门会直接通报对方管理单位,让其自行拆除。

这座蛋形小屋的出现,一度让许多人啧啧称奇。在房价居高不下的今天,年轻的蜗居一族依然抱着乐观心态、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难能可贵的实践精神,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体现了顽强的生存能力。尤其是这位设计者,在满足自己基本居住的前提下,还不忘发扬一把低碳环保理念。据他介绍,这座小屋的外墙是由撒上草籽的沙袋组成,浇了水能长出草来;墙上附有太阳能光板,可以吸收热能转化成电;屋子底部还装有轮子,方便蛋形小屋随时转移。室内陈设简单、齐全,而且还配备了消防设施。可以说,是一件基本符合建筑设计标准的作品。只是这间小屋没有准生证,也就是说,戴海飞是无证蜗居。

那么,它到底算不算违章建筑物呢?于是查了一下违章建筑物和建筑物的定义,简单概括来说,前者就是没有许可证的建筑物,后者则强调一个固定于土地之上,而蛋形小屋是带轮子可移动的!如此一来,它算车还是算房呢?还是个类似搭帐篷的行为艺术呢?无论被他人看成什么,小屋本身却是戴海飞现实的避难所。我们说,在一座有活力的城市中,公民有选择如何生活的自由,前提是不影响到他人。蛋形小屋既无破坏市容,也无侵犯他人权益,因而我们的执法部门,何不开一面,保留下这份创意呢?

毕竟蛋形蜗居只是个例,并不具备推广条件。城管部门担忧的如果人人都这样也只是如果,而在城市中有千千万万的人买不起房却已是真切的现实,与其对如果杞人忧天,还不如多花精力着手解决现实问题。胶囊公寓、下水道蚁族、洞窑穴居这些草根创意在蛋形蜗居之前就早已存在,今后亦将层出不穷。窃以为,与其赶场强拆,不如竭尽全力调控楼市,把房价尽快回降到老百姓可以承受的水平,这才是治本之道。

民生背阴处的蛋形蜗居

如果是北漂一族,北京的繁华让人眼花缭乱。但作为蚁族,似乎没有戴海飞这样的勇气,终因生活逼仄而匆匆逃离。透过北漂青年的蛋形蜗居,却让我们洞见城市繁华背后的苍凉民生,让人难以蛋定。

尽管国运日渐昌盛,但贫富差距的持续拉大,蚁族、蜗居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反映的正是民生多艰、底层难以向上流动的窘境。作为蚁族文化的符号,唐家岭已在城市拆迁中化为记忆,但是蜗居文化却并未因此消亡。

蛋形蜗居建立的地方,正是民生背阴的地方。住在冰冷的蛋壳里,戴海飞也许和很多北漂族、蚁族甚至底层群体一样,做过沉重的思考:民生暖阳何时才能照耀到冰冷的蛋形蜗居上。 时言平

且把蛋形蜗居当成行为艺术

事实上,蛋形蜗居本身就是一个行为艺术。退一步讲,北京并非每一个人的天堂,也无法实现每一个人的梦想,高房价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梦魇,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却无甚大碍。单纯将艺术化的蜗居与民生捆绑起来,无疑是一种曲解

如何看待蛋形蜗居,可以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笔者认为,不必放大蛋形蜗居的负面效应,也不必与民生结合起来,且把蛋形蜗居当成行为艺术,这样有助于我们更理性地看待现象和分析问题。 蛋形蜗居的意义,在于让人读出了一个青年人有创意,敢想象,能够自己动手解决困难的精神,这或许才是对蛋形蜗居的解读。 王赏

【难道非要把蛋形蜗居拆掉不可】

蛋形蜗居承载了城市广大蜗居族的居住梦想,所以一出,立即引起人们的共鸣。在这简陋的蛋形蜗居里,我们很容易可以找到每一个蜗居族、蚁族的影子。他们梦想在这个城市有一个真正的自己的家。

然而,这个梦想正在日渐离他们远去,房价日益高涨,房租日益攀高,在高房价、高房租面前,他们只能望房兴叹!在生活成本日益难以负担之时,他们试图想出别的办法,以实现自己的居住梦,哪怕那里只有一张真正属于自己的床!

在此种背景下,蛋形蜗居隆重亮相,它的主人戴海飞称他已经住了两个月了,没有了房租的负担,生活得很快乐。然而这种快乐看来只是短暂的,因为他的蛋形蜗居不得不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据报道,就蛋形蜗居之事,海淀城管大队相关人员表示,在路边搭建居住的屋子,只要没有相关部门审批都属于私搭乱建,应予拆除。而对方如果搭建在内部大院里,城管部门会直接通报对方管理单位,让其自行拆除。

其实,蛋形蜗居在媒体曝光后面临被拆除的命运,大家早有预料,不想来的这么快!对此,友纷纷投了反对票,认为城管此举过于残酷,怎么就不能给百姓一个栖身之地?!甚至很多友为戴海飞出主意让在蛋形蜗居下加上轮子,从而摇身变为交通工具,以逃脱城管拆除。

友的意见都是从善良的本意出发的,在高房价、高房租的当下,住在蛋形蜗居里的戴海飞得到了广大友的极大支持和同情,因为有太多的城市蜗居族和蚁族过着和戴海飞一样的生活,有着和戴海飞一样的梦想。

正如蛋形蜗居的设计方所言,蛋形蜗居作品的设计本来就是希望引起大家对高房价下人们居住环境的关注,同时也希望政府能改善人们的居住状态以及城市面貌。如果从设计方的这个初衷来看,他们一半的目的已经实现。

但是,我们依然要想,在这个光鲜的城市里,难道我们真的容不下一个蛋形蜗居吗?城管说要拆除,当然也是有理可依,但是在高房价高房租的当下,蛋形蜗居引起高度社会共鸣和关注,已经成为反映社会问题的行为艺术作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在蛋形蜗居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之后,可以将其纳入民俗博物馆之类的地方予以保存,而不是粗暴地拆除。

对于各个地方政府而言,蛋形蜗居的保留,对于城市管理者加大城市保障房建设力度以改善蜗居族、蚁族居住条件,加大力度调整收入分配制度,以缩小贫富差距,从而改善民生等都多有裨益。

所以,对待蛋形蜗居,不妨多一些温情,少一些粗暴,不要动不动就一拆了之,还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两岁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取血栓手术
白癜风初期有那些症状,该怎样护理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会传染吗
血栓的前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