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鹤舞月明 第四一〇章 莫名其妙(加更)

2019/10/12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鹤舞月明 第四一〇章 莫名其妙(加更)更新时间:2o13-o第四一〇章莫名其妙“醉虾,你对慕容这么有把握?”楚冰儿轻轻抿了

鹤舞月明 第四一〇章 莫名其妙(加更)

更新时间:2o13-o

第四一〇章莫名其妙

“醉虾,你对慕容这么有把握?”

楚冰儿轻轻抿了一小口据説是嘉甘沟的灵酒,不紧不慢的轻声问道。

“那当然,慕容,哦,冰儿,老凤成天和我在一起喝酒,他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知道!”

“坏了,坏了,这下坏了!真是莫名其妙啊!女人的友谊,真是搞不明白啊!”

令狐侠心中“咯噔”一声,心中大呼不妙,急忙改口,哪里还来得及。

“嘻嘻,看来令狐大公子也不是一个十足十的傻瓜,只是到现在才现,真够笨的!”

小云在一旁无限同情的看着令狐侠脸上冒出diǎndiǎn细汗,心中大乐,忍得好不辛苦。

“哦,我还不知道凤如山原来是个碎嘴的老太婆,什么都肯告诉别人,哼!”

楚冰儿冷哼一声,想来脸上的表情甚为精彩,可惜令狐侠看不到。

坐中三人都明白,凤如山不是碎嘴的老太婆,碎嘴的老太婆另有其人,虽然她看上去和老太婆没有半分的相似之处,但説起话来,真正的老太婆也要让她三分。

事实上,凤如山胡扯八道是一把好手,却不是喜欢交朋友的热闹脾气,也很少愿意谈论自己的“私事”,就连令狐侠,也不好意思自称自己是凤如山的朋友。

他和凤如山,只能算是有些交情的熟人。虽然彼此相信对方的心性,真正的私交,却谈不上多深。

令狐侠听到小云的传迅,自然是以快的度从嘉甘沟赶到了阴山,连旭飔的践行酒也顾不上喝,为此还被旭飔大大的嘲笑了一场,不料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他刚到阴山,就碰上了一个小麻烦,并且由小麻烦开始,召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麻烦。

不知道楚存香和蔡勋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终,蔡家答应楚冰儿在阴山以兴隆商行的名义,开一间小小的店铺,至于和碧水门的交涉,也不用楚冰儿操心,她只要负责经营好楚家的店铺即可。

按楚冰儿的意思,既然蔡家只答应楚家在阴山开一间店铺,这家店铺,开在1号基地之内。1号基地,是8个中型基地中展前景被看好的一个,由碧水门现任掌门丁雁源所在的丁家负责管理。

至于将自己的小店开在大型基地之内,蔡家早就捷足先登,楚冰儿从来没想过。

不料对此,令狐侠却有自己的看法,他力劝楚冰儿将店铺开在林家的5号基地中。

对开一间店铺的诸多学问,令狐侠当然是一窍不通,不过他也有他的道理,令狐侠的道理也很简单:凤如山和慕容雪菲,一定会在林家的基地内活动。既然楚冰儿想要他在楚家和凤如山之间牵线,楚家的商铺,当然要开在5号基地,至于其他的细节,就不是令狐侠应该操心的了。

老实説,楚冰儿也承认,令狐侠的想法,并不是一diǎn道理没有,不过她是楚家骄傲的小公主,在商铺的事情上被令狐侠一个外行“所败”,不免觉得面子上下不来,説不得,楚冰儿半真半假的对令狐侠的説法,表示了出了自己的怀疑,怀疑的重diǎn,就是凤如山,其实是慕容雪菲,到底会不会在5号基地之内游荡

对凤如山和林家的恩恩怨怨,楚冰儿自然一清二楚,不説兴隆门自己的情报系统,就凭她和慕容雪菲的几次会面,楚冰儿对此事的了解,就不比慕容雪菲为少。她自然有理由怀疑,林家对凤如山,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而凤如山,或者説慕容雪菲,显然不是一个委曲求全之人,绝不会上杆子巴结林家,非要死皮赖脸的呆在5号基地之中。

应该説,楚冰儿的担心,不无道理,但可惜,令狐侠对慕容雪菲的了解,显然要比楚冰儿更深。

当年慕容雪菲“教导”令狐侠怎么追求小姑娘,经常拿凤如山的“失败”举例説明,因此,令狐侠不仅知道凤如山和林家的恩怨,对凤如山和林飞凤的个人“恩怨”,也是耳熟能详,而这些,就不是楚冰儿所能知道的了。

实际上,慕容雪菲在这方面的经验,也实在有限的很,左右不过是朱玉北和旭飔等寥寥数人的故事,其中凤如山和旭飔不值得推荐,而朱玉北的小花招,她大多是从柳莺莺口中听来,再加上自己合理的想象,可以理解,令狐侠虽然没学到什么“真功夫”,对林飞凤和朱玉北的脾气性格,倒是了解的清清楚楚。

有了对五人脾气的深入了解,令狐侠不难推知凤如山和慕容雪菲的选择,但想把事情对楚冰儿説清楚,却大非易事,令狐侠很是费了一番口舌,关键是大部分信息,他都是从慕容雪菲口中听来,所谓言多必失,令狐侠説得兴起,浑不知自己已经犯了大忌,等他反应过来不妥,却早已晚了。

令狐侠左一个慕容师叔,右一个师叔慕容,楚冰儿听在耳中,心里很不舒服。

楚冰儿性格清冷,不喜多言,却也不愿意令狐侠和慕容雪菲无所不谈,即使她知道慕容雪菲的脾气,知道慕容雪菲是在想办法鼓动令狐侠“大胆”的追求自己,楚冰儿的心里,还是不舒服。

她不喜欢令狐侠满嘴的慕容师叔,特别是当着她的面。

对楚冰儿的心思,令狐侠自然是一无所知,在他想来,慕容雪菲和楚冰儿既然是闺中密友,当然是更加的无所不谈,这些事,楚冰儿都应该知道,只是一时没想到而已。

殊不知慕容雪菲虽然碎嘴,却从来没有和楚冰儿説起过林飞凤,原因很简单,她心虚。

她和凤如山的经历,骗骗令狐侠容易,想瞒过同样姿容出众的楚冰儿,肯定是不可能的。虽然楚冰儿整日黑纱蒙面,却从来不乏追求者,慕容雪菲和凤如山情况特殊,她不肯在楚冰儿面前丢了面子。

以自己的才貌,却哼哼唧唧的找上凤家堡去,还要拉上老娘壮胆,在慕容雪菲看来,自然是很“丢人”的一件事,至少和楚冰儿收拾令狐侠比起来,她自觉很没有面子。

“嘿嘿,冰儿,老凤平时话不多,但他酒量不行,酒德也不好,一喝就醉,喝醉了还喜欢不停地説话,什么话都説,我酒量比他好,这个,那个,那个,这个,……。”

可怜令狐侠,想向凤如山身上倒两盆脏水来加强自己的説服力,但急切之间,又哪里能找到凤如山“碎嘴”的例证。

凤如山的酒德,也确实不错,很少喝醉,至少令狐侠没见过他喝醉后不停地説话。

“哦,行了。我们就去5号基地看看,我也找机会认识一下林家大名鼎鼎的阵法天才,哼哼,你们男人,一个个莫名其妙。”

楚冰儿心中不乐意令狐侠满嘴的慕容师叔,但令狐侠的分析有没有道理,她当然分辨得出,见令狐侠结结巴巴的不成样子,也不为己甚,黑纱下抿嘴一笑,就此罢手。

“到底谁才是莫名其妙啊!”

令狐侠心中唉叹一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偷偷地擦了一把汗,决定从此少説多听,多喝酒,少説话,没必要就不再开口。祸从口出,古之人诚不我欺。

女人莫名其妙的心思,男人永远也搞不明白。

……

“老朱,师姐什么时间迷上了炼器?”

对慕容雪菲和林飞凤莫名其妙的一起研究炼器,凤如山也搞不明白,他酒德虽然不错,也快要喝醉了。

“老凤,你问我,我问谁?你直接问问师叔不就行了?我看师姐不是迷上了炼器,是迷上了研究狼尾小鞭,嘿嘿,真是莫名其妙。”

朱玉北事不关己,大是悠闲自得。

“我问了,师叔説不要我管。老朱,黑狼变身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秘法,再説师叔手中也没有黑狼变身的法诀,不知道师叔为什么对狼尾鞭这么念念不忘,现在师姐也是如此,真是搞不明白。”

不知道慕容雪菲对林飞凤説了什么,两个人突然一改往日冷淡中带着客气的做派,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研究起了狼尾鞭的法阵。事关炼器,慕容雪菲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凤如山都不会感到奇怪,但林飞凤如此行事,凤如山就感到不可理解。

他知道林飞凤感悟驭火如水遇到了瓶颈,但研究炼器的法阵变换规律,对驭火如水有什么参考价值,以他可怜的阵法水平,实在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本来,慕容雪菲和林飞凤关系缓和,他当然乐见其成,不过两人情形如此诡异,中间一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凤如山本能的知道,无论这个原因是什么,一定和自己有关,而且肯定不是好事。

如果是好事,林飞凤暂且不论,慕容雪菲一定不会瞒着他。

可惜,对他的预感,朱玉北根本不感兴趣,自己的麻烦,当然要自己面对,对女人莫名其妙的心思,朱玉北也搞不明白。炼器,见鬼去吧,有那个胡乱瞎琢磨的功夫,还不如舒舒服服的喝杯小酒,反正柳莺莺一切正常。

“朱玉北,有人来了,不对!”

正常的柳莺莺也突然不正常起来。

(春节没断更,回来就加更,嘿嘿,红票,收藏,评论,越多越好!)

本溪治疗妇科方法
揭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泰安整形美容费用
本溪治疗妇科费用
济源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