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围 猎

2020/01/16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围 猎第四百三十四章围猎菲萨布伦大公很干脆的接受了洛里斯特的宴请邀请,甚至都不问洛里斯特为什么要宴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围 猎

第四百三十四章围猎

菲萨布伦大公很干脆的接受了洛里斯特的宴请邀请,甚至都不问洛里斯特为什么要宴请他,而且还很心大的只带了一个侍从大摇大摆的过来了。

洛里斯特觉得自己枉做小人了,纠结了那么久。感情人家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加害于他。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宴请菲萨布伦大公是想对他不利,那传扬出去诺顿家族的名声就完蛋了。

不说以后还有没有人会相信诺顿家族的信誉,说不定手下的家族骑士大半都要背离。在盖林特亚大陆这个世界,家族的声誉是最神圣的荣耀,至少大部分贵族,骑士和领民都是持相同的看法。甚至一些贵族和骑士为了家族的名誉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就如同洛里斯特一样,为了维护诺顿家族忠诚于克里森皇室的先辈誓言而不得不为二殿下效力,即便现在的诺顿家族实力已经超过了安第纳克王国,洛里斯特仍然还得乖乖的当王国的北地大公,与二殿下虚与委蛇。

在盖林特亚大陆,信守承诺和忠诚依然是贵族们宣扬的传统美德,就算贵族之间私下勾心斗角,互相拆台,但至少脸面和嘴上都要把自己的行为说得光明正大。近千年的大陆历史,反叛者寥寥无几,而且无一不被钉上了耻辱的架子,全成了反面教材。盖林特亚人的传统就是这么奇怪,上位领主不公,那下位领主可以反抗,却不能反叛。

好吧,这一切都是这个阴险狡诈的老狐狸的错,他怎么就不问缘故就这么大咧咧的接受我的宴请呢?莫非他就真的不担心我加害于他,还是看不起我,不相信我有胆动他?洛里斯特咬牙切齿的把所有想象中的过错理由都栽到这个来赴宴的老头身上,然而他还是得强装出笑脸热情的把菲萨布伦大公给迎进自己的大帐。

洛里斯特设的是私宴,也就是在大帐中摆下了一桌酒席,就他和菲萨布伦大公两个人,并没准备来个全军欢宴庆祝什么的。这一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五个子女,所以西莉薇亚公主怀孕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二来他担心来个全军举办宴会什么的会让家族中人误会,以为他真的很注重嫡庶之别。思考良久之后才决定私下宴请菲萨布伦大公一番告诉他这个消息就行了,而不必到处宣扬。

认真的算起来这是第二次洛里斯特和菲萨布伦大公私下两人会面,第一次是在温得布里王城,洛里斯特私下向菲萨布伦大公商议求娶西莉薇亚公主一事,因为洛里斯特不肯答应菲萨布伦大公提出的第三个条件,就是放逐自己的侍妾和私生子女而谈崩了,洛里斯特负气而别。然后过了一年洛里斯特率领北地四家联盟一口气把菲萨布伦大公和其家族武装给赶回了家族领地,迫使他不得不献上西莉薇亚公主以求达成停战协议。

接着就是二殿下前往东荒省,菲萨布伦大公纳头就拜,臣服于二殿下,变成了和洛里斯特同属一个王国一个阵营,让洛里斯特不得不佩服这老头脸皮之厚,变通能力之强,心里也越发的顾忌这老头。出兵中部四公国后,虽然同属一个阵营,可洛里斯特还真没私下接触过这老头,每次二殿下召开军议可是一大帮人济济一堂。

或许菲萨布伦大公是以为前两天晚上洛里斯特夜袭吃了点亏想问计于自己,毕竟他和洛里斯特都负责对汉德拉公国的三个前沿防御阵地保持一定程度的进攻态势,以给予防御方压力。洛里斯特夜袭失利的事早已被菲萨布伦大公所知。不过湖碰上了新问题,对汉德拉公国的这三个防御阵地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安慰洛里斯特慢慢来,不必着急。

洛里斯特哭笑不得,只得挑明了今天这宴席是为了告诉菲萨布伦大公一个好消息,因为西莉薇亚怀了孕,所以才邀请他过来私下庆祝一番,不是为了夜袭失利什么的。

西莉薇亚有孕在身?没想到菲萨布伦这老头比洛里斯特更在意这个消息,喜出望外的连酒都不喝了一个劲的绕着桌子转悠,嘴里还一直念叨着西莉薇亚一定要小心身子,多多保重什么的,竟然开始考虑起该给西莉薇亚从哪里找个经验丰富的助产接生婆来……

晕死,这未免考虑的太远了吧,这会西莉薇亚的肚子还没显怀啊,孩子要出生起码还得半年之久。好不容易菲萨布伦大公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老脸一红重新坐下来喝酒,不过老头可能有些兴奋过度,反客为主的向洛里斯特敬起酒来,一开怀就把他自己给灌醉了,洛里斯特不得不派人将他护送回去。

过了两天,洛里斯特接到了菲萨布伦大公的请贴,以为是回请,也就带了杰诺里奥两个人过去。没想到到了那边的军营大寨门口才发现整个军营都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洛里斯特好奇,一把拉住看门的几个士卒问发生了什么喜事,

士卒回答,好象据说是菲萨布伦大公的孙女被人搞大了肚子,大公殿下非常高兴,自掏腰包大肆庆祝三天,所以军营里才一片节日的气氛,这三天不但能大吃大喝听说还有赏钱拿,大家都很高兴祝愿大公的孙女年年被人搞大肚子……

噗,身边的杰诺里奥当场就喷了,洛里斯特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老头你要庆祝也该把话给说清楚啊,这口口相传都闹出笑话来了。不过洛里斯特不会去跟这些看门的小兵计较,只是一个人在军营门口发狠,行,老头你非要把这事闹大吗,总不能你们这边庆祝我那边悄无声息吧?转身命令杰诺里奥回去给猛虎罗斯传令,让那边也庆祝欢宴三天,赏钱比这边加倍,全部由洛里斯特自掏腰包买单……

最后连身在佩得罗城的二殿下也知道洛里斯特搞大了菲萨布伦大公孙女西莉薇亚公主的肚子,让全军大肆欢庆了三天。于是二殿下也给洛里斯特送来了一份丰厚的贺礼,以表示对未来诺顿家族继承人的期待。洛里斯特感觉自己似乎被人赶鸭子上了架,几乎所有人都把西莉薇亚肚子里的孩子当成了诺顿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不过这事的结果就是洛里斯特和菲萨布伦大公之间的关系大为缓和,菲萨布伦大公隔三岔五的会过来问问洛里斯特有关于西莉薇亚公主的新情况,或者对战局商讨一番。洛里斯特发现这老头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西莉薇亚不怎么待见他这个亲爷爷,对当年他把自己送到诺顿家族的事十分的介意,所以这老头把他收集的一些珍贵的药材都拿来交给洛里斯特,以洛里斯特的名义再转交给西莉薇亚公主。

比如菲萨布伦大公听当地人说尼巴拉库河出产一种金鳞红唇鱼,这种鱼的鱼鳔在药剂学上可是一种非常贵重的保胎药材,只是近年来非常稀少,也很难捕到。于是菲萨布伦大公征召了一大批工匠开始在尼巴拉库河建造船只,他的目的是捕鱼。结果汉德拉公国方面得知这个消息误会了,以为二殿下是想从水路发起进攻,于是又在中游河流拐弯的地带增设了一个守备军团来严加防范……

洛里斯特通过斥候的侦察很敏锐的发现了汉德拉公国兵力在防御方面的增设变化,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便请了菲萨布伦大公前来商议,准备给汉德拉公国以更大的防守压力。

洛里斯特的决定很简单,他让肯麦斯家族的两万重甲兵防卫大营,接着又命令菲利姆家族的飞马军团遮蔽整个战场,时不时的对三个防御阵地实行佯攻,然后大张旗鼓的指挥飞虎军团携同菲萨布伦家族的预备军团过了尼巴拉库河,声势浩大的要在河对岸的原始丛林中建造一条向南的道路通往德拉玛省的腹地……

这其实就是洛里斯特献给二殿下三策中的第二策,分兵迂回之计,不过洛里斯特现在进行的并不是要真的迂回,而是要给汉德拉公国增加防守上的压力,逼迫其再次征召组建守备军团沿河防守,加大其军备供应的各项物资消耗和降低其持久战的能力。

别看洛里斯特声势浩大,两个军团过河侦骑四出,欲在尼巴拉库河的对岸修建道路引来各方关注,实际上他现在却忙着不务正业,给自己和菲萨布伦家族捞外快来着。修路的事是一天打鱼两天晒,可组织和指挥飞虎军团及预备军团进行围猎却十分的积极……

尼巴拉库河可谓是中部四国一道天然的分界线,将文明和蛮荒一分两半。河这边是丰饶的农田,修整的果树林,安宁的村庄。河对岸却是原始丛林,无尽的泥沼和连绵不绝的荒山野岭。即便是中部四公国的猎手,一般也只敢在河边十里的范围内狩猎,而不敢再深入冒险。

福仑多公国几十年前曾经打过河对岸土地的主意,准备开发那边的土地,征召了近千的贫民前往对岸开垦荒地,设立了几个屯垦村。但他们没想到,冬季一到河对岸荒原里的魔兽为了觅食成群结队的袭击了那几个屯垦村,若不是尼巴拉库河是一条不冻的河流,说不定那些魔兽还会过河袭击这边的村庄。

等过了雨季人们划船过河一看,才发现那几个屯垦村早已灰飞烟灭,所有的村民都已丧失在魔兽之口,只留下一片狼籍的痕迹和血印警示后来者。这件事发生后,几乎所有中部四公国的居民都把尼巴拉库河对岸视作畏途,甚至还给河对岸起了个魔原的称呼……

在中部四公国的猎手们的口中,河对岸最常碰到的魔兽就是荒狼,这是一种非常狡猾的魔兽,在民间传说中荒狼据说能听得懂人话,常常利用这点来勾引过河的猎手深入丛林成为他们的猎物。

这种比牛犊还大的巨狼是魔原的霸主,群居性的荒狼是最危险也是最记仇的,汉德拉大公年轻时曾经带了一个大队的人马过河去狩猎,但不幸遇到了一个二十多头的荒狼群,消灭了二十头后逃掉了三四头,然后这些荒狼就呼朋唤友般的聚集起来不分昼夜的对汉德拉大公的狩猎队伍进行袭击,直到汉德拉大公过河逃回去时,近千人的狩猎大队只逃回来三百多人……

对洛里斯特来说他才不在乎什么魔原的霸主听懂人话的荒狼什么的。本来进行围猎只是无奈之举,大军驻扎在此虽然粮饷都由二殿下来提供,但肉食却很稀少,供应的粮草也就够士兵们刚刚吃饱,想吃得好是不可能的。而洛里斯特让家族从北地运送的肉干之类的也因路途遥远而增加了很大的成本。就象是菲萨布伦大公,命令家族从草原上赶了一大批牛羊来前线,可到了前线后才发现这些牛羊掉膘掉得厉害,肥牛都成皮包骨了。

所以菲萨布伦大公招集工匠建造船只并不单单只为捕获那种珍稀的金鳞红唇鱼,同时给自家的军团补充肉食也是一个原因。洛里斯特把获得肉食的主意打到河对岸魔原的魔兽身上自然获得他的大力支持。

对飞虎军团来说,围猎魔兽可谓是老本行了,从诺顿家族领地抗击魔兽潮到后来的冬季前往蛮原围猎,死在他们手下的魔兽不下百万余头。对草蛮骑兵来说,皮粗肉厚力大如牛的岩熊,凶猛强壮的剑齿虎,望而生畏的巨型蟒蛇,以及身上披着堪比铁甲的泥沼巨鳄,都是他们无法收拾的魔兽。就连那荒狼,即便他们在草原上熟悉狼性,但这些比草原魔狼还大一号的巨狼同样能给他们造成惨重的伤亡。

可是飞虎军团一出手,预备军团的草蛮骑兵算是大开眼界,那些他们遇见就得策马逃窜的魔兽在战车钢弩的面前全成了靶子,变成了各类肉食的来源,不到两个月,两个军营里的各种魔兽肉食堆积如山,最后不得不出动一个兵团的士兵来负责将这些新鲜的魔兽肉制成各类耐储藏的肉干。

这时飞虎军团和预备军团已经席卷大半个魔原了,并渐渐向南移动。而汉德拉公国方面发现对岸出现了敌人的斥候骑兵自然大为紧张,忙者在沿河地带建立起一个个警戒哨塔和狼烟烽火台,以便在敌人渡河时能及时告警。浑不知对岸的洛里斯特忙着围猎魔兽,早已把自己的另一个差使给抛到了脑后,忘得干干净净。

现在洛里斯特盯上的是魔兽身上的皮毛,这可是一大笔进项。盖林特亚大陆可不产棉花,冬季防寒保暖依靠的都是各类的皮毛。洛里斯特虽然在北地西部开辟了一个大牧场,放养着近百万头牛羊。但一般牛羊的毛皮并不是冬季保暖防寒的好材料,反而是一些魔兽的皮毛才是过冬的最佳选择。

有些珍稀魔兽的皮毛价值千金,另外除了肉食和皮毛,有些魔兽身上的材料还具有极佳的药用价值,市面上的价格非常昂贵。洛里斯特粗略一算,这两个月的围猎差不多等于自己进帐了近百万金福德,这还是除去了分给菲萨布伦大公的那一部分。想不到前来打仗还有这样的外快可赚,洛里斯特更是乐此不彼,连二殿下从佩得罗城发来的前线情报询问也置之不理,把围猎当成了正业。

转眼到了十月份,菲萨布伦大公一连派了十来个信使才把洛里斯特从魔原上招了回来。一进军营的大门,洛里斯特就看到菲萨布伦大公匆匆的迎了上来,告诉他一个消息,汉德拉大公私下派了个使者过来,已经在大营里呆了四天了。

……

宝鸡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市武警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镇江治妇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