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想杀人

2020/05/22 来源:日喀则信息港

导读

我想杀人。昨晚我一个人从五楼跳下去,趴在女生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就想杀人了。可我不知道怎么杀。用刀?绳?板砖?毒药?我不知道,这件事让我很头疼

我想杀人。昨晚我一个人从五楼跳下去,趴在女生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就想杀人了。可我不知道怎么杀。用刀?绳?板砖?毒药?我不知道,这件事让我很头疼,我一直在想,在寻找杀人的方法。我还没有吃饭,还没有找到老婆,还没有实现理想,可我想杀人,这没办法。
可现在我又想到一个问题,我想杀谁?谁该杀呢?我看了看毛概,觉得都该杀,只要是人,脖子上有头,我似乎有不可推卸的任务去把那头取下来,当篮球打,我体育课篮球没有过,可能要挂。我就用把刀杀,可从那个地方下手呢?在食堂吧,那里人多热闹,让大家乐呵乐呵
我要杀人了。用刀,十五厘米,应该捅进心脏是没有问题的。可我是杀个男人还是女人呢?杀女人吧,找个漂亮点,身材好,一米六五以上的。当我把刀捅进她的 ,刺破她的心脏,我看她的痛苦,我也会心疼,疼得让我痉挛,就如射精一样,特有快感。好,就这样办!
可是我该捅几刀呢?八刀?八是个吉祥数字,能给人带来财富。中国很多人买手机号,棺材号的时候就选这个。可大家都选,就没有意思了。我是一个个人主义者,标新立异是我的招牌,所以我决定在那美女身上捅七刀。恩,就捅七刀吧,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完美的了。
我想杀人,我已经计划好了。我杀人之前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吗?告诉大家,我这是为什么杀人,也好让大家在我被公安局带走后有些谈资,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呀!我想,我正在思考用一个什么样的开场白。认识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李波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所以我想说……
我进入美乐餐厅的时候,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个中意的女人,让我的刀寂寞得要命。人寂寞了还有游戏和书陪伴,还有朋友聊天,可是如今刀哭着对我说,它也寂寞了,蛋疼!我趴在刀背上给它商量,我说,等会行吗?我这辈子第一次杀人,不要这样急好不好?
刀不吭声了,听话的躺在我的袖子里,幸福地睡了。我走在餐厅,看那些菜,就象农田里的一团团狗屎,当然也有人和羊的。真恶心。卖菜的大哥手上的大姆指没有洗干净,大概是上厕所的时候碰到屎了吧。那鸡腿真黑,地沟油炸出的货都这样吧?不管了,反正我要杀人!
管不了那么多了,开吃吧。我竟然花了十块钱买了那些恶心人的食品。我挺直腰,装成胸有成竹的样子,拿了双筷子靠近一个女生坐了下来。那女生没有胸,长发披在小屁股上,时常因为她在放屁,那黑发便随“风”荡漾。这让我想起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一个语文老师。
我真想杀人,这得由小学语文老师负责。我从小就有一张嘴,现在也是,这嘴除了吃饭亲嘴外,还有一个重大的功能,就是说话。我知道语文老师看见我有一张嘴,他也明白我不是哑巴,可是他却禁止我说话。一个人有嘴却不可以说话,不是不能而是别人不让他说。
我的嘴被迫属于了语文老师,他说上课不准说话。这真让我如坐针毡,在位置上急得能跳起来。这感觉就象在三更半夜,你床上有一个绝世美女,而有人却规定你只能看她,不能碰她一样的难过!我想把语文老师干掉,我觉得那些阻止我正常需求的人和道德都该死!
当时我没有一米八的个子,也没有合适的刀在袖子里藏着,所以我就屈服于我的语文老师:陈明山。我咬牙坚持了一个多星期没有说一句话,当然我说的是在所谓的上课的时候。但是有一天,我终于受不了,要是换了,你也会受不了,我想你会比我还要暴跳如雷。
我看见刘三调戏我的梦中媳妇。刘三虽然刚十一岁,已经是我们那片儿臭名昭著的老淫贼了。我家的老母羊曾经遭受到他几次性骚扰,搞得我家母羊都不产奶了。这件事直接影响到我家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没有想到,这家伙比我班玩游戏的升级还快。人与动物成人和人了!
当时我从板凳上一跃而起,有十几毫米高吧,大声呼道:刘三,我操你娘!然后语文老师就过来阻止我的性犯罪。他说,你这样小,是不能操的,你要等象我这样大才中!然后就扭着我的耳朵开始猛烈殴打。他先用手掌扇打我的嘴,直到流出一溜血水的时候才更换了阵地。
他开始有节奏地踢我的裆部,一边踢还一边教育我:“臭小子,我给你踢烂踢碎,我看你怎么操!”我现在的性无能就这样,在老师一脚又一脚的教育下根深蒂固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杀人了,当然最想杀得是语文老师。当时他一边打我,一边说话,就象这女生一个样。
刀还在睡,饭已经吃完了。下午有领导讲座,是个女人,我打算杀了她。学生都一群群往大教室赶,就如夏天一群苍蝇往厕所里赶一样。当然我们没有苍蝇那么脏,领导和那些让我们参加这个讲座的人也没有厕所干净。这次讲座的题目是:怎么预防未婚先孕。
因为这个学校的男女生都是性成熟的人类,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去未婚先孕。因为学校安排的课实在无聊,老师们就象一头狗熊,而我们都是鸟,他的确凶猛,可我们的心可会飞。所以上课看老师在讲台上胡言乱语,不如找异性调调情,逗逗乐,给无聊的课堂加色彩
据说调情有利于大脑发育,增加记忆力,延缓衰老,美容养颜。而老师的声音就象被捅了几十刀的老牛叫,耳朵哭闹不堪,心情更是处于杀人的边缘。综述,调情是历史发展的产物,是毛主席支持的。当年毛老头子不跟江大姐调情,他们也不会有那个倾国之恋了。
调情本无罪过,关键大学生一个个都正当年,一个个春心荡漾,调情已经不能满足广大学生的需求。在这种历史条件下,为了顺应时代潮流和人民群众的需要,学校周围开设了许多旅店。一夜才百十来块。于是乎有些觉悟比较高的同学就身先士卒,进了几次旅店。
后来不知道时代的车轮哪里出了毛病,许多妇科门诊的广告开始在学校内风靡。象我这样性无能并且没有女友的人竟然收到了一大摞,一时间我们宿舍省了好多手纸钱。三更半夜经常从学校后传来一声声惨厉的婴儿哭叫声。我便劝他们,谁让你们生不逢时呢?人间也不好!
上周六我一个人在太阳快要回家睡觉的时候,来到学校那片幽深的小树林里。在一个有水的坑里,我看见有一堆小山样高的婴孩尸体。看样子都还没有发育完全,我用棍捅了捅,就捅了一个个血洞,从那血红的洞里慢满就溢出黑红色的液体,有股腐烂气息扑面而来,熏死人。
我捏着鼻子,开始翻弄这些婴孩的尸体,希望能找到个活得,或者有个婴儿是我认识的。果然,在一丛发黑青色的草里面,我发现了一个眼睛瞪得浑圆的婴儿,他看见我了,吓我一跳。但我随即就冷静下来了,因为他必竟只是一个刚从子宫里面爬出来的人,而我离开子宫已经二十几年了,所以我没有怕他。
我就蹲下身子,靠近他,看。他的腿已经断了,可能是人流的时候大夫用力过猛吧。大腿从根部和腰分离,露出了嫩红嫩红的肉,就如春节我们吃的那些猪羊肉一样。肚皮上一条长长的脐带压在背下,血迹还没有干,仔细一看还冒着热气,大概母体的气温还有余存。
婴孩的眼珠子间或一转好像在给我交流似地,我想我不能辜负这个小孩子的热情,就问他,想干什么啊?他眼珠子又转动了几下,从眼角挤出了几滴泪。真是奇怪,这个婴孩竟然哭了i,我不知道刚出生的婴孩还会哭,我也没有这个方面的经验,因为我是一个性无能和没有女朋友的人。我性无能决定了我没有女朋友,即使女人自动投怀入抱我也不会造成我的精子流失,所以我是一定缺少抚养婴孩或者帮助女友流产的经验,对于这个小孩子的泪水,我竟然素手无措,我呆呆地看着他。还有其他的一堆堆的尸体,白生生的肉体,好像屠宰场杀洗过的猪大腿。突然有一个奇怪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美乐餐厅里面那个三块五毛钱一块的肉,就是从这些孩子的身上取下来的。唉,我真是幸运,竟然能够吃到婴孩的肉,并且这些婴孩是没有成功发育的。
我亲眼看着那个孩子死去,死去的时候,他的鼻孔里面流出一道血,从嘴角流下来。我就用棍子捅了他一下,他身上就一个大大的红晕。我想到,他一定有个妈妈,但是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确定是一个女的。所以我就想帮这个婴孩一个忙,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因为漂亮的女人才容易贪恋爱,然后调情,然后进入旅馆,然后又进了妇产科。
现在我随着人流,走在学校的大路上,我觉得我第一个杀的女人就是今天晚上的女人。她不会讲什么好东西。怎么防止未婚先孕,真是滑稽。除非你把男人都阉掉,女人都封实在了。可是这个是不可能的,那么学校会不会给我们发避孕套呢?这个不好说。毕竟避孕套很贵,一人一条,一个人一个月要用掉很多的。
文学院一零四教室已经挤满了人,人声鼎沸,象春运现场。我站在门口往讲台上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肥硕的肉球压在一张瘦弱的椅子上,胸前两块巨型汉堡完美地搭在讲桌上。这是一女人,因为她有一对大 。这就是今天教我们怎么预防未婚先孕的老师了,是我要杀的人。
我找了一个座,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我怕有人发现我袖子里的刀子。如果发现了,我的计划就不会那么容易实行了。而那个婴孩的眼泪岂不是白流了吗?做为一个正义的人,不能让天使一般是婴孩失望。当我坐下的时候,场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把拉屎的力气都用上了。院长是一个缩水的老男人,嘴一个不小心跑到了鼻子右下方,有北大孔庆东的范儿。而这老院长真的很慈祥。记得开学的第一堂讲座就是他讲,在曾宪云报告厅,黑黑脸漾着笑。可能是下面的听众百分之九十九是女生的缘故。老男人也是男人,这个是没有错的。男人,尤其是咱们中国的男人对女人的需求,是经久不衰的。男人对女人有一颗永远二十岁的心,虽然下身的那根宝贝已经枯萎。院长大人显然没有脱俗,虽然他是个下半身死亡的人。如今医学的发达也为男人性寿命的延长做了突出贡献,具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今天的老院长作为主持人,旁边堆放着一大团会说话的脂肪,不知道院长那颗心是怎么想的。但是院长的底气还是很足,开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云云。原来这团脂肪人是来自于美国,今天的文化是舶来品了。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婉如被征复的少妇,对美国是察颜观色。中国好象陶醉于美国的生殖器强大有耐力,当其抡起巴掌打在中国的大屁股上的时候,中国不但不生气,反而有种被虐快感。从 学来分析,这叫性受虐狂。就如台湾李老头所言:如今台湾是大陆的 ,美国一摸大陆就 。没有办法,美国的力量太强大,也太美了。可惜今天这个老女人大脂肪却有损美国形象。我的刀在袖子里哀叹着,杀这样肥的美国人,这得捅几刀才能捅死啊?而接着院长又整了句,这个脂肪是中国移民过去的。哦,原来如此啊!但凡国人有了机会都会设法逃离这个可爱的国家。一个国家太可爱了反而不好。
当一阵列车追尾似的掌声响起后,老院长退了下去,那团红光透亮还带着洋人味的脂肪说话了,一个个汉字从她那两根肥肠组装而成的嘴里,连滚带爬列队而出。那时分,我惊呆了。这脂肪竟然操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其人原来是祖国心脏输出的血液,看来祖国的心脏病还不轻呢,你看这个肥硕无比的胖女人不是特好的明证吗?这个女人如此体形,真令人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
我想杀人,就是杀掉这个女人,我今天再次告诉你,我想杀掉这个女人。至于怎么杀,我必须保密,反正我是要杀死她,至于她为什么该死,我也要保密。

共 4 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近乎错乱的神经用狂人般的语气平静的说着关于杀人的话题,杀谁,怎么杀,在哪杀,一条一条侃侃而谈,啰啰嗦嗦得让人觉得可笑,但文字中那股计划详细周密的狠又让人毛骨悚然。而这狠的来源当然是积压已久的恨,来自于被老师伤害成性无能扭曲自卑的内心,没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灵又怎么会用健康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作者的文字在压抑的低沉中有着强烈的愤懑情绪,少年时受的压制与伤害,成年后面对物欲横流之世界的思索,用我要杀人的借口鞭鞑着那些丑恶与卑贱,虽然言辞有些激烈,然,很有一些鲁迅的锋利味道。推荐共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 017】
1 楼 文友: 2012-04- 0 19:25:42 近乎错乱的精神用狂人般的语气平静的说着关于杀人的话题,杀谁,怎么杀,在哪杀,一条一条侃侃而谈,啰啰嗦嗦得让人觉得可笑,但文字中那股计划详细周密的狠又让人毛骨悚然。而这狠的来源当然是积压已久的恨,来自于被老师伤害成性无能扭曲自卑的内心,没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灵又怎么会用健康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作者的文字在压抑的低沉中有着强烈的愤懑情绪,少年时受的压制与伤害,成年后面对物欲横流之世界的思索,用我要杀人的借口鞭鞑着那些丑恶与卑贱,虽然言辞有些激烈,然,很有一些鲁迅的锋利味道。推荐共赏。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2-04- 0 19:27:27 不知道作者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作者有着怎样的深刻思想,只是感受着作者文字中的锋利与压抑,问好,猪猪。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4- 0 19:40:46 嘿嘿,三克油,呵呵。俺心没有那么变态,呵呵,写作的时候就针对了一些事情,扭曲着写了。呵呵,谢谢点评,你的点评真好!
 楼 文友: 2012-05-01 08:15:16 近乎错乱的精神用狂人般的语气平静的说着关于杀人的话题,杀谁,怎么杀,在哪杀,一条一条侃侃而谈,啰啰嗦嗦得让人觉得可笑,但文字中那股计划详细周密的狠又让人毛骨悚然。而这狠的来源当然是积压已久的恨,来自于被老师伤害成性无能扭曲自卑的内心,没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灵又怎么会用健康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4 楼 文友: 2012-05-01 08:40:16 有些意识流的味道。呵呵。问好,欣赏。
5 楼 文友: 2012-06-24 17:42:44 哈哈,看的我心潮澎湃,我也想那个女人,问好~~郴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小儿厌食吃什么药治疗
北海癫痫病医院
七台河好的白癜风医院
钦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云浮治疗白斑病费用
钦州白癜风医院
百色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